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44)

第四十四章


被临时作为囚牢的房间中空荡荡的只摆了一张勉强仅够躺下一人的行军床,在那里朱雀安静地沉睡着,而鲁路修就这样站在床边默默地注视。白色的拘束衣和穿过拘束衣的条条皮带昭示着昏睡中之人已经成为了他的阶下囚,经过那么多的周折,那个人再次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


“朱雀……”鲁路修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心情却如五味陈杂般难以表述。


思及朱雀对自己的欺骗,那股并不陌生的恨意再次盘桓在鲁路修的心头。利用自己的感情,践踏自己的尊严,他曾经咬牙立誓要让朱雀尝到和他一样的痛苦。可是当这个不断啃噬着他内心的仇恨之人真的毫无反抗之力地躺在鲁路修的眼前时,他忽然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报复对方。


就算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朱雀也微微蹙起眉头,那种总是为什么所困的模样,让鲁路修忍不住想替他捻开眉间的皱褶。这曾是他除了娜娜莉之外最深爱的人,就算是现在,在那份苦涩的恨意之后也依旧残留着鲁路修不愿品味的淡淡甘甜。


鲁路修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比起折磨朱雀,他更愿意看见的是朱雀向自己低头的模样。肉体上的禁锢和伤害对鲁路修来说毫无意义,他想要的是朱雀心理上的屈服。反正朱雀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他有的是时间可以和对方慢慢纠缠。


------------------------------------------------------------------------------------------------------------------------


睁开眼,朱雀发现自己已身处一间狭小的房间之中,然而一阵令人恶心的晕眩感让朱雀不得不又将双眼闭起。记忆慢慢在脑中复苏,朱雀想起他的意识中断在刚踏出宴会大厅离开众人视线之时,麻醉剂——卑劣的手段还真不愧是鲁路修。


“你终于醒了。”


熟悉的嗓音让朱雀猛地想要坐起,但是却无功地倒回了先前躺着的地方。这时候他才发现,在失去意识的期间,自己已经被套上了拘束服限制住了行动。忍住麻醉带来的后遗症,朱雀咬牙勉强找回自己的平衡,倚着墙半坐起身,抬首看向站在一旁的Zero。


掩饰身份的面具已被取下,露出底下鲁路修那胜利者的得意微笑,朱雀觉得这一幕异样得刺目。怒火在他的眼中燃烧,他狠狠地瞪视着眼前之人:“鲁路修……果然是你!”


“啊,就是我。”嘴角的笑容不变,鲁路修用戏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朱雀现在的窘境,“怎么样?这种被人出卖的感觉?”


不去理会鲁路修的嘲讽,朱雀望着对方那身紫色的Zero制服,只觉得胸口仿佛压上了一块巨石,难以呼吸。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直视着自己曾经的爱人也是如今最大的敌人质问道:“鲁路修,恢复Zero的身份,你又想制造多少悲剧?”


“朱雀,因为你的背叛,我被皇帝篡改记忆,连娜娜莉都被夺走,生活在时刻被监视的虚假之中,还……”似乎被接下去的话语哽住了喉头,鲁路修的脸色变换,向着朱雀看不见的地方偏过头,片刻后他重新看向朱雀,眼中闪烁着被欺瞒的愤怒与恨意,“你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欺骗我生下那个孩子?”


萌生的罪恶感迫使朱雀扭头避开鲁路修的视线,而心底种下的仇恨让他咬牙答道:“这是你自己种下的恶果……”


“我种下的恶果?那么难道你趁着我丧失记忆的时候强行标记我也是我逼你做的吗?用这种方法控制我的行动,还利用娜娜莉作为诱饵,让她陷入险境……”随着话语鲁路修的愤怒愈加浮于言表,他大步上前扯住朱雀拘束服的前襟将其拉到自己跟前,恨声续道,“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也会做出这样卑劣的事情。”


“娜娜莉由我来保护。”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鲁路修的双眼,朱雀不甘示弱地回击,“倒是你有没有想过怎么跟娜娜莉解释你对尤菲做了什么?”


“尤菲已经死了。你就想为已死的尤菲,弃娜娜莉的安危于不顾?!”


“完成尤菲的遗愿是娜娜莉自己的选择,而协助她的是我。”思及对娜娜莉的隐瞒让朱雀的眼神暗了一暗,但是下一刻他又重新怒视着鲁路修,“而且你真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放下吗?尤菲的仇!”


“尤菲,尤菲……尤菲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吗?”说着鲁路修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朱雀瞪大眼睛发现那是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尤菲赐予的骑士徽章。


沉下脸,朱雀压低了声音,语带威胁道:“把它还给我!”


“我也不想留着它。”将徽章随手扔到朱雀的身上,鲁路修扭头走向门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明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我要将中|华联邦收为我的盟友。”


评论 ( 9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