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Gentleman and the Tramp(5~6)

为什么这种清水章节会被和谐啊……累不爱


第五章 日常生活-2

 

双向暗恋被表明后,两只猫的日常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让原本就亲曱密的关系更进了一层而已。

 

朱雀滚了一圈仰躺在地毯上,露曱出了毛绒绒的白肚皮,正好被从旁跳出的鲁路修四脚朝天地按住,示意让他不得翻身回来。朱雀乖乖地遵从命令,任由鲁路修的脑袋在柔曱软的腹部蹭来蹭去,但是奇怪的触感还是让他忍不住扭曱动身曱子,“哈哈哈,好曱痒,让我起来吧。”

 

“别动,谁让你肚子上的绒毛很舒服。”鲁路修用他的爪子轻曱按对方的腹部,又引得朱雀扭曱动起来,但也没有一个翻身跑走,趁机鲁路修又舔曱了舔对方肚子上柔曱软的绒毛,顺便留下自己的记号,“快要到春天了。”

 

被鲁路修舔得“咕噜咕噜”直打呼噜,有点走神的朱雀对突然转变的话题有点不适应,“是啊,春天的话捕猎会方便很多,还有很多冬天吃不到的东西,如果是到了夏天的话能吃的东西会更多,比如说青蛙……”

 

“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吃货……”鲁路修“咕嘟”了两声,把脑袋蹭进朱雀的颈脖处,然后用轻曱咬让对方“我才不挑剔”的回答化为了喉曱咙中的呜咽声,“朱雀,我跟你一起离开这里怎么样?”

 

“这是私奔宣曱言?”朱雀眨着眼睛,觉得鲁路修应该没再让他四脚朝天地躺着,便翻过身侧躺着,正好让落下的前爪搂着对方的脖子,“怎么了?你主人对你不好吗?”

 

“不是……”鲁路修闷曱哼了一声,又往朱雀的颈脖里钻了钻,“你知道春天快到了……”

 

一阵恍然大悟的惊叹声后,朱雀直白的回答让鲁路修脸开始发烧,“你是说发曱情期?你出不去所以会很难受?”

 

“别说得这么直白,不是这个原因……”鲁路修不去看朱雀,清了清嗓子后才继续道,“咳,我主人想让我去配种。”

 

“这也难怪,鲁路修曱长得这么漂亮,人类的话很想让你的外貌,特别是眼睛遗传下去的吧?”朱雀的前半句话让鲁路修觉得很高兴,但是紧接着的后半句却让他的心沉了下来,“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否则发曱情期会很难受的,有送上曱门的母猫不是正好吗?”

 

感到被冒犯了的鲁路修从朱雀的爪子底下挣扎出去,对着正好扫来的那条黄白相间毛曱茸曱茸的粗尾巴就是一口。

 

“痛痛痛!鲁路修你干什么?”朱雀翻滚地坐起身,舔曱着被咬痛的尾巴,瞪大了绿眼睛委屈地望着鲁路修。

 

明明先告白的是对方,为什么朱雀还能毫无顾忌地把这种话说出口,鲁路修不禁觉得有些气闷,他觉得至少对方也该表示出点嫉妒之类的感情,而不是把他往母猫那里推,更不用说鲁路修本身根本看不上那些母猫,“不都说第一次要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吗?”

 

“对人类可能是这样,对猫的话太困难了,毕竟那是生曱殖本能。”没有预料到的展开,一直凭借着本能活过来的朱雀还真没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说你现在还是……”

 

“是又怎么样?”鲁路修边回答,喉曱咙里边发出了“嘶嘶”声,然后斜眼瞥向朱雀,“倒是你……”

 

“我都性成熟了,有过经验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吧?”朱雀将他毛绒绒的大尾巴晃来晃去,来掩饰自己的不安,“那你以前是怎么解决的?”

 

“忍着。之前第一次发曱情的时候,我把主人送来的母猫挠走了,好吧,虽然我也被她挠了。她不够漂亮,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欢她。”当听到朱雀有过其他的母猫时,鲁路修不觉有点失落,虽然理智告诉他朱雀说的没错,但是在心中勃曱发的独占欲让他感到烦躁,因此鲁路修决定以后一定要在对方全身都做上记号,让其他猫别想接近他,“但是等到春天,这次主人应该不会放我过门的。”

 

“呜……”朱雀尴尬地抖了抖爪子、抖了抖耳朵,最后抖了抖胡须,就算鲁路修这样说,他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互相解决发曱情期问题的可能性有多少,朱雀向来拒绝思考麻烦的东西,因此他说道,“好吧,如果鲁路修你真的想离开的话,我会带你走的,只是外面的生活肯定和现在天差地别,所以你最好再认真地考虑一下。”

 

“嗯,我知道,我想我会的。”鲁路修回答道,毕竟要离开这个他从有记忆开始就呆着的地方需要更多的考量,就算他有这个离开的勇气,也不知道这对于他和朱雀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朱雀冷不丁地又加上一句,“毕竟凭你的体力和经验,在独自在野外是活不下来的。”

 

“这句话你大可不必说出来。”鲁路修生气地将脑袋瞥向一边,再用眼角的余光狠瞪了朱雀一眼,他知道自己的体能缺陷,所以才这样犹豫不决,至少他不想成为朱雀的累赘。

 

“不过如果你真的可以跟我一起走的话,我会很高兴的。”突然的一句话让鲁路修回过头,对上了朱雀睁大的眼睛中投来的视线,这让对方看起来太过认真,以至于有点不合时宜,“虽然现在几乎天天可以见面,但是我总还是想可以和你能多呆上一会儿,如果我们俩可以一直在一起的话,我想我会很幸福的。”

 

鲁路修喉间不住地发出几声呜咽,走上前蹭了蹭朱雀的额头,又在对方耳边回答道:“我也是,所以我会去好好考虑考虑的。”

 

 

 

第六章 再见

 

“朱雀,我想好了,我们私奔!”

 

在第一个春雷打响后的某一天,刚爬上鲁路修家阳台的朱雀就收到了对方这样一句话,“怎么了?这么突然。”

 

“我要搬家了。”鲁路修用他漂亮的紫眸死死地瞪视着朱雀脸,尾巴烦躁地一甩一甩。

 

“搬家?”朱雀竖曱起耳朵迅速地翻曱动了了几下,“或许我们是得好好谈谈。”

 

屋内的大地毯上,一黑一黄两只猫面对面正襟危坐,他们现在正面对一个将要做出的重要决定。

 

“嗯……我可以跟你到新家去吗?”朱雀眨了眨绿眼睛,提议道。

 

“我要去一个新的城市。”鲁路修叹了一口气,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这里本就是租的房子,主人4月要去另一个城市工作,所以他得搬家,并带我一起走。”

 

“另一个城市……”朱雀沮丧地垂下耳朵,的确如果是另一个城市,连他也没有信心可以一路跟过去,他不可能追着汽车跑,也不会有气味留下可以让他追迹,就算鲁路修给他一个新的住址他也不知道等找到那个地方需要多久的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和鲁路修分开这么长的时间,“我想你的主人一定不想养第二只猫,还是只杂曱种猫的。”

 

“所以我们只有私奔和分手两个选择。”鲁路修的声音显得比往常来得低沉,“但对我来说其实只有一个选择,我是不会跟你说再见的。”

 

望着那对如紫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双眼,朱雀不由地摇晃起他的尾巴,能从鲁路修口曱中听到这句话足以打消他所有的犹豫,“我也不想跟鲁路修说再见啊。”

 

“哼,那就这样说定了,我跟你走。”鲁路修抬起头,志得意满地摇着尾巴尖,“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朱雀还是有些犹豫,他希望鲁路修可以有个符合他身份的环境,像个贵曱族一样有安定且舒适的生活,这说不定比和他一起在外面流浪要好得多,虽然想时时刻刻和对方在一起并不是谎曱言,“你可要想清楚了,离开这里我们可能不是天天能填饱肚子的。”

 

“我知道,我食量不大。”鲁路修无所谓地打了个呵欠。

 

“晚上外面很冷,你可能找不到像床那么舒服的睡觉地方了。”

 

“抱着你睡就不会冷了,而且很舒服。”

 

“外面很脏。”

 

“我最讨厌被强曱迫洗澡了。”

 

“而且还会有很多危险,顽皮的人类小孩、野犬、汽车……”

 

“我很聪明,能学会避开危险,而且有什么万一你会保护我的吧?”

 

“嗯……但是外面的生活虽然自曱由,但是有的肯定比你想象的要糟糕得多,我觉得还是事先告诉你比较好,因为一旦决定你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了。”

 

鲁路修慵懒地眨眨眼,“我都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呜……暂时还没想到。”朱雀耷曱拉下来耳朵回答道。

 

“那轮到我说了,朱雀,对我来说你比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都要重要,准确地来说根本无法比较。”鲁路修慢步靠近朱雀,在贴近对方的地方再次坐下,一边用额头轻蹭朱雀的脖间,一边继续道,“你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想回到没有你的过去,你是我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放手,就像现在我还是忍不住在你的身上留下属于我的记号,所以只要你不会觉得我拖你后腿,我就一定要跟你走。”

 

朱雀立起他的耳朵,天知道听到鲁路修这番话他有多么高兴,但他还是极力控曱制住他的尾巴,不让这种兴曱奋显得太露骨,并且最后小心翼翼地确认道:“你不会后悔?”

 

“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不会只是喜欢我的脸吧?”鲁路修装作被冒犯的样子,在朱雀耳边发出声声“嘶嘶”的威胁声。

 

“怎么会?”朱雀难掩激动,用舌曱头在鲁路修的脸上舔来舔曱去,“鲁路修的全部我都喜欢,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我愿意押上我的生命来保护你。”

 

“这就算了,我想要活着的你。”鲁路修回舔曱了朱雀的脖子,往对方身上留下更多记号,“而且这样的话我还可以去多了解你,你都知道了我几乎全部的生活,但是我对你的生活还一无所知,这不公平。”

 

“不过你还是得说再见。”朱雀的回答让鲁路修猛地将头向后抽曱离,然而朱雀很快地补上一句,“和你的主人,如果你不见了,他们会很伤心吧?”

 

“呜……我会的,毕竟他们养了我很久。”鲁路修叹了口气,要说对那些人类完全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想去过他想要的生活。

 

“是啊,而且总有一种是我把你从他们手中抢走的,这让我有点过意不去。”说着,朱雀用爪子挠了挠脸。

 

“是啊,你是唯一一只可以诱曱惑我的猫,为此感到荣幸吧。”

 

“我会的,我一直这样觉得。”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趁着人类晚归未回之时,鲁路修在前来接应的朱雀的引导下,顺着窗户边的大树从公寓降到了地上,上一次离开那个家时他与朱雀的初遇,而这一次,鲁路修选择了与朱雀一起离开,并且再也不回去了。

 

在远离公寓之前,鲁路修回头望向那扇他一直以来喜欢坐着的窗台喃喃道,“再见了,我的主人,还有一直以来我生活的地方。”


评论 ( 3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