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36)

第三十六章


疼痛撕扯着鲁路修的每一条神经,随着呼吸一波一波席卷至全身。在痛楚所带来的阵阵颤栗中,鲁路修迷迷糊糊地想起曾经看到的文章里有写道如果将痛感分为12级,分娩痛位于第9级。他不禁开始好奇位于9级以上的又是怎样的痛苦——对于他来说,分娩的疼痛已经是炼狱。


产床或许将会是留在鲁路修心中的一个噩梦。双腿被大张着架起,让私处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陌生人之前的耻辱让他难以忘怀,但是现在剧痛却已让他无暇顾及这份羞耻,只是想尽快从地狱般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汗水浸湿了鲁路修黑色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像是刚被从水中捞起一般。握住扶手的双手因过度用力而泛白颤抖,鲁路修忍不住嘶声尖叫,然后渐渐地持续的阵痛与分娩让他虚脱地几乎无法发出声音,只是张大嘴从喉间发出了象征着喘息的气声。


鲁路修发誓他不会忘记这一份痛苦全都是拜朱雀所赐。那个他曾经深爱现在却只剩下憎恨的男人就等候在产房之外,看着听着他的痛苦,朱雀就是怎样的反应呢?是幸灾乐祸还是自责羞愧?在又一次无声地痛呼之后,他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诅咒着那个让他遭受这一切的男人。只有朱雀他绝对不会原谅,今日他所受的苦痛总有一天他要百倍奉还!


在大脑被疼痛彻底占据的那一瞬间,鲁路修甚至开始迷茫自己为什么要生这个孩子。然后下一秒,理智回归,那个令他咬牙切齿的名字再次浮上眼前。他该说这个孩子果然留着朱雀的一半血液吗?为什么它就不能快点从他的身体里滚出去呢?在折磨他的才能上它和朱雀倒是一脉相承。


在漫长如度年的几个小时之后,随着婴儿的响亮啼哭声,鲁路修终于得到了解脱。


“恭喜你,是个男孩子。”


早已透支了所有的气力,鲁路修根本不在意婴儿的性别,甚至懒得抬眼看一眼那个折磨了他那么久的祸胎。如果可以的话,他巴不得立即就这样晕过去,但是另一个扭曲的想法让他强撑着即将涣散的意识,扭头望向产房的入口。


“你想要抱一抱你们的孩子吗?”


鲁路修无力地躺在产床上,心满意足地看着被护士领进产房的朱雀用一种警惕又小心翼翼的眼神打量着医生怀抱着的婴儿,仿佛那不是一个无害的幼小生命,而是一枚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可是再怎么抗拒,朱雀也无法在医生的面前拒绝抱起自己的孩子,在医生的一再示意下,他迟疑地伸出双臂接过婴儿。然而这丝毫没有减弱朱雀那僵硬又抵触的神情,也许医生没有留意,但密切注意着朱雀一举一动的鲁路修将这些尽收眼底。如果不是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鲁路修或许还得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而忍不住狂笑出声。


——朱雀,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孩子吗?


在一种自虐般的快感中,鲁路修失去了意识。


评论 ( 30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