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35)

第三十五章


Zero复出的身影仿佛还残留在视网膜上,虽然最初得知这个讯息时的惊异已经渐渐过去,但朱雀发现自己的心情还是无法彻底平复下来。


与朱雀的心情正相反,鲁路修合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半倚在沙发上睡着了。安详的睡颜让人无法将他和那个夺去许多人性命的Zero联系在一起。就连朱雀也不得不自问,如果鲁路修就是Zero复出的背后推手,他又怎么可能在身为敌人的自己面前睡得如此安稳。


猛然间,朱雀惊觉自己抗拒着“鲁路修=Zero”这个等式的成立,或许打从一开始他就不希望这个猜想变成事实。


而此之后,另一种恐惧又在朱雀心中笼罩。


他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鲁路修真的恢复记忆的可能,他一直故意将“当鲁路修恢复记忆就杀死他”这道命令摒弃在脑海之外,仿佛不去多加思揣就能让那个可能不会成真。但是在Zero那样张扬地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后,朱雀不得不重新将其纳入思考。


甚至不用鲁路修恢复记忆,一旦C.C.如皇帝所想地那样被找到,鲁路修这颗棋子也就失去了他的作用。虽然皇帝并没有直接对这种情况下达命令,但等待一枚毫无价值的棋子的命运是什么,朱雀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最后的结论让朱雀觉得心中只留下一片寒冻,无论是哪种可能性等待着鲁路修的只有死亡。朱雀觉得奇怪,在尤菲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起,他就发誓要取Zero的性命,可是当他发现鲁路修不可逃脱死亡的命运之时,为什么又会觉得煎熬呢?


而且还有他强加于鲁路修身上的那个幼小生命,无论鲁路修做了什么,还未降生的孩子都是无辜的。朱雀已经夺走了它得到一个幸福快乐长大的家庭的机会,现在就连它的存在也要一并夺走吗?或者至少等到这个孩子降生以后?


朱雀觉得自己的矛盾简直像个笑话。


做不到亲手杀死鲁路修,所以将他送到了布里塔尼亚皇帝的面前;但为了赎罪与理想,他又必须眼睁睁地看着鲁路修死去。在意识到这一切之时,朱雀冒出的念头便是希望鲁路修永远都不要恢复记忆,至少这样他还可以作为一个普通人,就算是在谎言之中,也能继续活下去。


但是这样的想法是不能被原谅的。


朱雀不由地将手伸进口袋,牢牢地攥住了尤菲赐予他的骑士徽章。


朱雀知道他不可能原谅身为Zero的鲁路修,因为Zero必须为他的罪付出应有的代价,如果就这样原谅了鲁路修,又怎能替死在Zero残忍阴谋下的尤菲和平民寻得他们该得到的公正呢。


而此时朱雀更不能原谅的是想要让鲁路修活下去的自己。遐想着那个虚幻且不该属于他的幸福,忘记了自己应赎的罪。


握紧双拳又慢慢松开,朱雀告诉自己,他不能够继续逃避那个应付的责任——杀死Zero的只能是他。


评论 ( 10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