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30)

第三十章


休学在家的生活总是在吃和睡之间循环着,乏味得令鲁路修生厌,可就算不考虑休学的原因,他的生理情况也将他限制在了一个很小的活动范围内。已经八个多月大的胎儿带给了母体沉重的负担,除了背痛之类的困扰外,鲁路修还觉得自己肿得好似一头鲸鱼,笨拙无比。


但在诸多生理方面的不便之上,一种难以言喻的不真实感更令他感到焦虑。


随着胎儿一天天的长大,这种奇怪的想法也变得越来越难以忽视。不知从何时开始,鲁路修总觉得自己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中,他与朱雀的关系,他们的孩子,虽然可以被实实在在地触摸,也可以无时不刻地感受到,但是一种失真的不安感却如生根发芽一般在鲁路修的心底越长越牢。


“这只是产前焦虑。”


医生是这么告诉他的,鲁路修也是如此宽慰自己的。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还无法很好地接受自己即将出产一个新的生命,所以反而怀疑怀孕本身的真实性是符合常理的。但是那种如蛆附骨的异样感却没有因为这个解释而消散半分,就连朱雀的陪伴也无法让鲁路修从其中摆脱出来。


他又不知不觉想得太多了。鲁路修摇了摇头,想把那些负面的情绪从脑海里甩出去。把普通的事情想得太复杂是他一直以来的坏毛病。


再过一个多月孩子就要出生了,继续再纠结这种问题让鲁路修觉得自己很蠢。闭上眼睛慢慢吐出一口气,鲁路修躺回床上决定再小憩片刻,以此来缓解这种莫名的焦虑。


------------------------------------------------------------------------------------------------------------------------


还有一个多月他和鲁路修的孩子就会降临到这个世上,思及这个事实所有的睡意都离朱雀而去。鲁路修静谧安详的睡颜就在枕边,他却躺在这里辗转难眠。


但这本就是他自作自受。


为了成为Knight of One,朱雀自问再给他多少次选择的机会,他都会走上相同的道路。尽管手段卑劣,但如果对象是鲁路修,那也是他自作自受。


逃避般地为自己寻找理由,然而越是这样,负罪感越是鞭挞着朱雀的内心。就算一切都是鲁路修咎由自取,也无法改变自己卑鄙的事实,一想到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像Zero一般不择手段,朱雀便不住在心底唾弃自己。


但是就算要弄脏自己的手,牺牲自己孩子的幸福,朱雀一直坚信,只有Zero他不能放过。而等自己如愿以偿地成为Knight of One之后,他是否又能弥补一些犯下的罪过了呢?


只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当鲁路修亲密地躺在自己身边时,有那么一瞬间,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朱雀不禁幻想,如果鲁路修的记忆永远不会恢复,是不是他们两人就可以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是不是他就可以……


朱雀攥紧双拳逼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用指甲嵌入掌心的刺痛驱散刚才的思绪。这样的想法就连在脑中出现都是不应该的,对于抱着这种幻想的自己,朱雀从心底感到一阵唾弃。

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所谓的“另一种可能”全都是他的臆想罢了。


翻了个身,将手臂枕在头下,朱雀的视线茫然地落在黑暗中。他不知道还有多少像这样的无眠之夜在等着他。


评论 ( 17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