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12)

Twelfth Step

刚跟着自家的两只大狗赶到马路边,鲁路修就惊恐地看见男主人怒气冲冲地向朱雀二哥挥舞起棒球棒,不由脸色惨白。幸亏比起运动无能的他来,另外两只朱雀的速度快得多,千钧一发的时刻,大哥拦下了男主人的攻击。 

危机暂时解除,在恐惧退去后,熊熊燃烧的怒火在鲁路修的胸口窜起,他三步并作两步地穿过了马路。 

婴儿的嚎啕哭声依旧在路边回荡,孩子的父母则与三只大狗瞠目对峙着。大哥牢牢地咬住男主人手里的棒球棒死不松口,小弟则站在他身边帮腔似的朝对面两个人类吠叫。等到鲁路修赶至现场,二哥头一个发现了主人的到来,从喉间发出了委屈的“呜呜”声,在他的脚边蹭了一蹭。 

安抚地站在二哥耳间挠了挠,鲁路修先示意大哥和小弟冷静下来。在主人的指示下,大哥虽然松开了球棒,但还是死死地瞪着婴儿的父亲,而小弟停止了吠声向鲁路修望了眼后,颠颠儿地也凑到了主人的脚边。 

“为什么要打我的朱雀。”冷眼扫过紧张地瞪视着三只大狗的夫妇,鲁路修无意继续理会对方,蹲下身心痛地摸了摸二哥蓬松的毛,“刚才被打到哪里了?痛吗?” 

二哥在喉咙里呜咽了几声,伸出粉色的舌头在鲁路修的手掌中安慰般地舔了舔,这时小弟也凑了过来,轻轻地顶了顶二哥的脸颊。 

最后又在二哥和小弟的后颈处揉了把,鲁路修起身站到了大哥的旁边,“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处理?你打算怎么处理?”婴儿母亲尖锐的声音紧接着鲁路修之后响起,“你家的狗咬了我的孩子!” 

女人的声音刚落下,鲁路修便感到自己的衣角被咬住。二哥一边扯着他的衣服,一边发出焦急的“呼噜”声,为方才的控诉自辩。 

冷冽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起来,鲁路修向二哥投去一个了然的神情,再抬起头时又回复到方才冷淡的态度,“你说我的狗咬了你的孩子,有什么证据吗?我只看见朱雀从车轮下救下了你的孩子。” 

“车轮?什么车轮?”愤怒中的男女疑惑地对看了一眼。 

“连有车驶过你们都没发现吗?你们不觉得自己看护不周吗?”忘了被放置在一边哭声不止的婴儿,鲁路修用鼻子“哼”了一声,“没有将孩子放在车的婴儿椅上就离开,身为父母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你不要强词夺理了!为了袒护自己的狗就在这里混淆视听,你到底要不要脸?” 

“我所说的是否是强词夺理,自然会有人证明的。”无意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夫妻继续争辩下去,鲁路修掏出手机,拨通了911。 

---------------------------------------------------------------------------------------------------------------------------- 

在查看了出事地点的监视录像并分析了路面上的刹车痕迹之后,警方得出的结论证明了鲁路修的说辞,朱雀二哥也获得了婴儿父母尴尬的谢意。 

不过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 

当地的报纸不日就刊登了一则新闻:大狗勇救孩童,获封警局嘉赏。新闻报道旁的配图是三只威风凛凛的棕色卷毛狗将他们满脸自豪的主人围在当中。脖子上挂着奖牌的二哥被鲁路修搂着,温顺乖巧。 

鲁路修为此特意向报社要来了照片的底片,冲印了一张挂在了客厅显眼的位置。

评论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