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25)

第二十五章


闯入者让房内的谈话声戛然而止,围坐在桌边的社团成员目瞪口呆地望向门口。


鲁路修怒到极点反而平静了下来,不徐不缓地询问道:“你们社的经费预算表呢?学生会规定的上交时间是昨天,这是不想要下半学期的活动经费了吗?不要以为你们是大社团就可以有特权。”


橄榄球社的社长呆愣了半晌才想起回答鲁路修的回话,手忙脚乱地从一堆纸头里扒拉出预算表,不迭地说:“抱、抱歉,这就把预算表交给你,把这事给忘了。”


检查着预算表上的数字,鲁路修可以感觉到周围的视线忐忑不安的聚焦在自己身上,不禁在心中嗤笑。敢在别人身后出口中伤却害怕当事人听见,一个个长得人高马大,却都是群孬种,他有必要让会长重新考虑橄榄球部的经费预算了。


“今后学生会布置下的事希望你们可以遵守时限。”收起预算表,转身临出门前鲁路修又扭头甩下一句,“还有,以后说闲话的时候请注意别再被当事人听见了。”


用力合起身后的房门,把一片死寂的社团活动室与自己隔开,鲁路修站在原地深吸了几口气才迈步返回学生会。沿着走道行走了片刻,他便在路口撞见了同样完成了任务的朱雀。


乍一眼下,不带任何表情的朱雀好似换了个人般陌生,但在视线触及鲁路修的下一秒,对方又变回了脸上堆着微笑的熟悉模样。


“鲁路修,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细看了鲁路修一眼,朱雀貌似担忧地微蹙起眉。


不想让这些污言秽语搅了朱雀的心情,鲁路修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鲁路修,你在说谎。”


朱雀的眼神锐利了起来,肯定到有些突兀的语气令鲁路修为之一惊,但是再抬起头,对方的脸上又只剩下一贯的温柔。“朱雀,我……”


“鲁路修,你肯定有事瞒着我,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朱雀柔声的追问让鲁路修觉得无处遁逃,可答案他实在无法说出口,只得换了个话题:“我正在考虑孩子的事情。现在的制度根本不可能给我们的孩子一个温柔的成长环境……”


“鲁路修,你怎么会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朱雀的手扶上鲁路修的肩头,微微用力让他面向自己,“该不会是鲁路修你听见了什么闲话吧?”


被戳中了心事,鲁路修默不作声。


“果然是这样吗?”朱雀走近了几步,主动让鲁路修把头靠在了他的肩窝。


无法看见朱雀的表情,鲁路修只感到朱雀强壮有力的双臂把自己牢牢地全在怀中。“朱雀,听见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你都不会生气吗?”


“不会,我习惯了。”


朱雀平铺直叙的淡然语气令鲁路修的心底泛起疼痛,不由自主地抬起右手搭在对方拦住自己的手臂之上。


“闲言碎语不会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虚假不会因为它们变成事实,而真实发生的事也不会因为言语而有任何改变。”箍住自己的手臂微微收紧,虽然响起在鲁路修耳边的声音不紧不慢,但通过标记后的精神联系,他可以感受到对方情绪的波澜,“同样是言语的伤害,比起谎言和欺瞒,背后中伤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朱雀……”


“抱歉,忘了刚才那些话吧。”将鲁路修松开,朱雀又给了对方一个和煦的笑容,“所以不要想这么多,安心地把孩子生下来就好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评论 ( 5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