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12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正文


12


鲁路修的视线落在男人捂着娜娜莉的手上,如果目光拥有实质,男人的手背应该已经被戳穿。愤怒与慌乱在一瞬间攫获住黑发少年的心脏,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着男人惊恐又茫然地瞪大眼睛说道:“什么枢木朱雀?你们想对我妹妹做什么?!”


鲁路修捏紧拳头,刚刚向娜娜莉迈出半步便被黑洞洞的枪口逼退。娜娜莉右侧的一个男人将枪口对准了鲁路修,厉声说道:“不要装傻了,我知道是你们藏匿了枢木朱雀。”


黑发少年的身体微微发着颤,紫眸瞥向娜娜莉。娇小的少女被蒙面的黑衣男人扣着前胸拖拽在身前,不断自男人的掌下发出焦急的闷哼。鲁路修收回视线,沉默地咬住自己的下唇。他有些庆幸自己将朱雀与咲世子一起留在了车里,这些人的目标是朱雀,在他们找到朱雀之前,便还有与他们周旋的空间。


男人不耐地轻啧了一声,枪口在空中挥动了一下:“不要装傻,小子,枢木朱雀在哪里?”


“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所以放了我妹妹吧。”鲁路修说着又将焦急的视线投向娜娜莉。


“不要装傻了!”男人怒吼了一声,似乎想要逼近鲁路修。然而堪堪小半步后,男人又蓦然停下,略微停顿了片刻,转身将枪口抵上娜娜莉的太阳穴。


冰冷的枪口让盲眼的少女蓦地僵直了身体,鲁路修见状丕然变色:“住手,这样的做法就算是Zero也不会认同的。”


“不过是个布里塔尼亚人,有什么资格提Zero?!”男人持枪的手愤怒地向前顶了顶。


鲁路修的视线紧张地追随着男人的每个动作:“你们不知道吗?我也是黑色骑士团的一员,还是Zero的侧近。”


男人顿了顿,隔着墨镜狐疑地打量黑发少年:“你?”


“我可以给你们看证据。”说着,在男人的注视下,鲁路修慢慢地将手伸进口袋,摸索了一番,再慢慢抽出。将夹在双指之间的黑色骑士团ID展示在对方的面前,鲁路修继续道:“现在你们相信了吧。Zero并不希望布里塔尼亚人与日本人之间的对立,我知道曾经被压迫的你们憎恨我们还有名誉布里塔尼亚人,但是这样做只会毁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放了娜娜莉,就让这件事过去吧。”


持枪的男人陷入了沉默,枪口微微下垂,离开了娜娜莉的太阳穴,似乎有些犹疑。就在鲁路修“砰砰”直跳的心脏刚要稍稍平静,钳制着娜娜莉的男人却嗤笑了一声开口道:“枢木朱雀是黑色骑士团的敌人,你以为被Zero知道了你藏匿了枢木,他会放过你吗?”


鲁路修抿起唇角,捏着ID卡的手指指尖微微泛白:“我现在就可以请示Zero……”



“不用了,既然你不愿交出枢木朱雀,那我就先杀了这个布里塔尼亚的女孩,然后再慢慢问你吧。”男人打断了鲁路修的话语,松开了娜娜莉的嘴,环在少女胸前的手臂上移至了脖颈。


“唔,哥哥……”娜娜莉刚泄出一声呜咽,喉头便被男人的手臂紧锁,惨白的脸颊上泛起呼吸不畅的红色。


“娜娜莉!不要!”惶急地唤道,鲁路修的心脏猛地一坠,视野中一时只剩下少女痛苦的脸庞。


这时,几声缓缓的脚步声格格不入地插进鲁路修的呼喊声中,紧接着一个晃晃悠悠的身影闯进了房间:“鲁路修……出什么事了吗?”


“朱雀?!”鲁路修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大脑空白了足足一秒才被一连串的疑问塞满。他的视线扫向朱雀的身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咲世子又去了什么地方?


“枢木朱雀!”男人的一声怒喝将鲁路修自思绪中惊醒,持枪的男人愤愤地瞪向他:“果然是你把他藏起来了。”


“你们在找我?”棕发少年蓦然停下脚步,有些迷蒙的绿眸缓缓地扫视过四周,最后落在被劫持的少女身上。虽然绿眸中仍充斥着迷惘,但朱雀还是张了张嘴,从喉间挤出嘶哑的嗓音:“放了娜娜莉,你们想把我怎么样都行。”说着,朱雀拖着缓慢的步伐,向身着黑衣的男人们走去,脸上麻木的表情仿佛未曾看到对面一排黑洞洞的枪口。


“不要,朱雀!”


“朱雀!”


同时发出叫喊声的鲁路修与娜娜莉被持枪者推向了一边,剩下看似领头的男人仿佛厌烦了朱雀缓慢的步伐,一步跨上前,拽过朱雀的衣领,将他按到在地。


倾倒的轮椅擦身而过,鲁路修慌忙怀抱住向自己跌来的妹妹,少女的身体在他的怀中微微打颤。轻抚着娜娜莉的脑袋,鲁路修扭过头,正看见朱雀毫不反抗地双膝跪地。


棕发少年的膝盖重重磕在地上发出一声“砰”的重响,双手下意识地撑在身前。还未等他直起身,冰冷的枪口便戳上他的后脑勺,逼迫朱雀低垂下脑袋做出跪地俯首的姿势。


“叛徒,既然被我们找到了,就乖乖伏诛吧。”站在朱雀身后的男人狠狠啐了一声,未被墨镜和帽子遮蔽的脸庞狂怒地扭曲起来。


“用叛徒的血为祭奠我们死去的家人和同伴。”其余的男人似是附和地呼喝道,保险栓开启的轻响夹杂在其中,异常刺耳。


闻言,朱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悲伤却又满足的微笑。那是如释重负的微笑,就仿佛曾经压在他身上的巨石终于要被移开了一般。


朱雀渴望着死亡,希望用死亡葬送过去的罪。鲁路修早就已经察觉,朱雀一直以来都在为自己寻找一个葬身之地。而现在的他就仿佛一个投机者,向着这他渴求已久的机遇飞奔而去。


但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鲁路修在心中质问道,在这个地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杀的情况下,毫无意义地死去?


“等等……”鲁路修松开怀抱着妹妹的手臂蓦地起身。他的动作从未有此时此刻这么迅速,甚至赶在持枪的武装者们来得及反应之前已挤过了人墙,向正欲开枪的男人扑了上去。


“砰!”


子弹剖开血肉,几滴殷红的血滴洒落地面,鲁路修痛苦地捂住腰侧,温热的液体很快便浸湿了他的指间。男人的子弹没有射向朱雀,枪口下意识地调转向了突然上前的黑发少年。


“哥哥?朱雀?”人墙外的盲眼少女摸索着地面靠向枪声响起的方向,稚嫩的脸庞上写满了慌乱。


“……鲁路修?”朱雀如梦初醒地瞪大了眼睛,回应他的却是黑发少年一声忍痛的低吟。数支枪口依旧牢牢对准他的脑袋,朱雀却视若无睹地侧身探向鲁路修侧腰流淌着鲜血的伤口。


“鲁路修,你怎么了?”在触到温热的血液的瞬间,朱雀的嗓间溢出一声如悲鸣般的呜咽,蜷缩起身体颤抖起来。


“朱雀……不要放弃……”忍住剧痛,鲁路修伸手探向朱雀,后者猛地抬起头,慌乱地接过鲁路修伸向自己的手。模糊的视界中,鲁路修仿佛看到对方木然的绿眸中终于在泪光的折射下有了别的神采。


将鲁路修紧紧地拥在怀中,朱雀哽咽着道:“为什么……鲁路修……只要我死了的话……”


为什么呢?鲁路修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冲动之举,他明明思考了十几种可能的方案,却为什么选择了其中最不像他作风的一种?


“果然是布里塔尼亚的走狗,有空担心你的主人,不如多操心一下你自己的性命。”男人怒吼着将枪口再次对准朱雀,手指缓缓按上扳机。


子弹旋转着破空而出,径直向着背对枪声的朱雀飞去。时间在这一瞬仿佛静止了一般,朱雀握着鲁路修的手定格在半空,脸上的神情蓦然变得空白。鲁路修只感到手中一凉,朱雀已不在自己的身前。


破空的子弹穿过朱雀方才所在的位置,射中了另一个男人的小腿。在武装的男人们望着惨嚎着倒在地上的同伴怔愣的同时,朱雀的身影蓦然出现在开枪男人的身侧,他伸出手握上枪身,与回过神的男人争夺起武器。


“砰、砰!”


走火的子弹令其他人仓惶四散,鲁路修捂着伤口急切地撑起身体。混乱的枪声中,娜娜莉蜷缩在轮椅后,双手捂住耳朵,倾倒的金属椅身为她阻隔了危险。


此时房中又响起一声沉重的闷响,朱雀被男人猛地摔在地上,两人争夺的手枪脱手飞出,砸中墙面又被弹回。咬住牙根,鲁路修强忍疼痛扑向手枪。


指尖触上冰冷的枪身,鲁路修的嘴角刚浮起一抹笑意,不远处的房门刷地开启了。


“黑色骑士团!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放下枪就地投降。”身着黑色制服的军团在红发少女的带领下一拥而入,手中的枪口一致对准房中同是黑色武装的男人们,将其团团围住。


“黑色骑士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算被黑色面罩所覆盖,也能从嗓音中听出男人们的惊异。


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不知何时现身的咲世子扶起倒地的娜娜莉,鲁路修握住手枪直起身,另一只手捂住伤口倚靠向墙壁。在他的口袋里,之前借着掏出ID的动作拨通的手机仍在通话中,通话的对象正是领着黑色骑士团闯入的卡莲。


“私自持有武器,劫持人质……”卡莲说着向鲁路修瞥去一眼,“还有故意伤人。按照日本合众国法律,我要将你们逮捕,移交警察机构。”


“为什么?我们可是找到了黑色骑士团的敌人枢木朱雀和藏匿了他的布里塔尼亚人!”被层层包围的男人怒吼道。


“黑色骑士团的敌人我们会亲自处理,在这里的布里塔尼亚人只是普通的学生。”卡莲说着转过头,将视线投向了呆立在黑衣武装者之中的朱雀。


像是刚从梦中惊醒,朱雀茫然的对上了红发少女的双眸。“是卡莲……吗?”朱雀问道,突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在房间中慌忙地寻找,“鲁路修受伤了,得找医生,救护车……”


“朱雀你……”卡莲的眉心紧紧蹙起,咽下将要出口的话语,她扭过头转而下令道,“去叫一辆救护车,然后把在场的人还有枢木朱雀一起带回黑色骑士团。”


“是!”


黑色骑士团团员按照卡莲的指示一拥而上,擒下不再反抗的武装人员,给他们一一戴上手铐,揭下面罩。男人们面罩下是普通的日本人的脸孔,年龄看起来都在三十上下,看起来并不像穷凶极恶的歹徒,只是从墨镜下露出的双眼无一不向朱雀投去憎恨的目光。


“哥哥,”咲世子推着娜娜莉的轮椅走到鲁路修的跟前,少女苍白着脸色喃喃道,“朱雀说你受伤了……”


“我没事,只是擦伤。”鲁路修截断了娜娜莉的话语,越过少女对咲世子说道,“先带娜娜莉随黑色骑士团离开这里……我处理好伤口很快就来。”


咲世子点点头,推着轮椅向门外走去。卡莲回首看了眼鲁路修强撑着的惨白脸色和指缝间渗出的血色,开口道:“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


鲁路修虚弱地扯动了一下嘴角:“谢谢,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感谢Zero吧,是他答应出兵的。”卡莲说道。


“哈……”


擒下的武装人员被一一带出房间,卡莲看着唯一一个受了枪伤的男人蹙起眉,随手指了两个黑色骑士团成员道:“你们留在这里看守他,等救护车来了再走。”收到几声应答后,红发少女侧身看向房中的另一人。


“朱雀……”


被唤出名字的棕发少年看了少女一眼,又低下头将一双空洞的绿眸落在自己染满鲜血的手掌上,口中不断喃喃:“卡莲,救救鲁路修……”


“你这是怎么回事?”卡莲语气冰冷,扯起朱雀的衣襟。忽然,她映着朱雀身影的眼眸微瞠,猛地松开了手指:“你用了Refrain?”


失去支撑,朱雀重重地倒在了地上,手肘磕上地板发出一声闷响。他却仿佛不知疼痛一般,继续在嘴中喃喃着:“鲁路修……娜娜莉……”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软弱的男人,我真是看错你了。”红发少女咬住牙根说道。


鲁路修嚅动双唇,支吾着道:“卡莲……朱雀,他也有苦衷……”


“藏匿布里塔尼亚军官的问题,等你伤好了我再跟你慢慢算。”卡莲至上而下地瞪了鲁路修一眼,扯起瘫倒在地上的朱雀,在他的手腕上戴上手铐,架着向房外走去。


看着朱雀与卡莲走出房门,鲁路修仰起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失血令他的指尖冰冷发麻,脖颈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冷汗,如暴风般袭来的疲惫感让他的眼皮不禁垂下。


“可恶!枢木朱雀!”


突然,耳边一个异样的声音,逼迫鲁路修掀开沉重的眼皮,循着声音望去。


被留在房中的男人不知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力量,抢夺下了留守的黑色骑士团成员的配枪。在转身要将枪口对准门外朱雀的背影之时,男人与黑发少年对上了视线。


“去死!”鲁路修不禁脱口而出。一切都来得太快,让他来不及思考,只有一个念头回荡在脑中——不能让他杀死朱雀。


“遵命。”男人木然应答。本应对准朱雀的枪口应声转向了他自己的太阳穴,一声枪响之后迸发的血花洒落在看守的黑色骑士团成员脸上。


心脏在胸口怦怦急跳,鲁路修对上两双惊愕的眼睛,再一次命令道:“忘记你们刚才听见的!”


他得到了木然的答复:“明白了。”


“这是怎么了?!”听见枪声的卡莲冲回房间,愕然地停步在男人的尸体前。


“这……”如梦初醒的黑色骑士团团员面面相觑。


“那个人自杀了……”鲁路修重重地喘息了一下,艰难地续道,“……他抢过了枪,然后……”


说着,鲁路修不禁将视线投向呆立在门外的朱雀,没有想到的是朱雀也同样回望着他。顿时,他的心脏跳漏了一拍。


——朱雀没有听见吧。他一定没有听见。


下一章

评论 ( 6 )
热度 ( 1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