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9

前文:【1】   【2】   【3】   【4】  【5】   【6】   【7】   【8】


>>正文


9


午时的阳光在地面印下窗格的形状,餐厅的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咲世子替他们精心准备的餐点。


朱雀推着娜娜莉的轮椅来到餐桌前,自己则在少女的对面坐下。拖动椅子轻微的声响后,少女轻快的笑声让朱雀抬起头。


似是察觉了朱雀的视线,娜娜莉弯着唇角,微微偏过脑袋道:“这两天朱雀你似乎精神很好。”


“是吗?”朱雀拿起餐具的动作微顿。这几天他强迫自己主动走出那个好似安全巢穴的房间,慢慢接受外边的世界。


娜娜莉嘴角的笑意更深:“看到朱雀你能重新振作起来,我和哥哥也能安心了。”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朱雀低垂下眼,拨弄了几下面前的食物。与娜娜莉面前的不同,朱雀的食谱是鲁路修根据他的身体状况特意制定的。在布里塔尼亚不常见的和式餐点由咲世子精心所制,虽是清淡但营养均衡,仿佛会出现在营养学菜谱案例上一般。真不愧是鲁路修的手笔。热腾腾的饭菜映在朱雀的眼底,蒸腾起他心底愧疚的涩意。


娜娜莉摇了摇头,“七年前是朱雀帮助了我们,现在轮到我们了。朱雀现在这样与我们生活在一起,就好像真的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朱雀沉默了一瞬。三人共同的记忆像是一个甜美的迷梦,早已消散在残酷的时间长河中,无法回去。但如果这是鲁路修和娜娜莉的期望,他愿意去努力尝试。朱雀的视线随着他的思绪下意识地瞥向娜娜莉身旁的空座,微微蹙起眉:“鲁路修又去黑色骑士团了吗?”


少女闻言怔了怔,嘴角的笑意也染上了一分关切:“听说哥哥成为了Zero的助理,工作比以前忙了不少。”


Zero……鲁路修在Zero的身边。


唇舌间食物的美味蓦地被苦意所掩盖,朱雀捏紧了手里的筷子。Zero的身影好似诅咒一般浮现在他的脑海,仇恨的黑色一点一点沁入他的眼底。


Zero夺走了他的理想、目标,夺走了尤菲,夺走了一切,甚至连鲁路修都……


然而现在的他只能抱着不甘,坐视世界在Zero的手中运转着。他已经失去了抗争的力量,不,他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应该继续抗争下去。Zero用胜利证明了自己的正义,而他只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条不能接受失败的事实而逃避的丧家之犬……


深吸一口气,朱雀将Zero这个名字及其带来的恨意一起深埋入自己的心底。事到如今,他已经连谈仇恨的资格都失去了。


朱雀抬头看了眼餐厅的挂钟,在嘴角挂上一抹笑容:“现在学生们都在上课,这里附近应该没有什么人,想要稍微散个步吗?”


*


属于Zero的房间中,身为Zero助理的鲁路修浏览着面前厚厚的文件,而本应辛勤工作的“Zero”却不见踪影。脑中浮现C.C.揶揄自己时似笑非笑的模样,鲁路修撇了撇嘴——对方不在正好,他能落个清静。


正对鲁路修的墙壁上嵌着一块小小的液晶屏,正播放着午间新闻。鲁路修有些失神地看着播报员开开合合的嘴,思绪似是一缕棉絮摇摇晃晃地飘向家中的棕发少年。


这两天眼见着朱雀的情况显著好转,鲁路修的心情也随之轻快了不少。


不再囿于药物构筑的虚幻世界后,朱雀恢复得很快。当对方终于愿意展露笑容时,鲁路修总恍惚着错觉他们回到了一切冲突发生之前,他紧绷的心弦也终于松懈。


然而这也意味着更多的问题亟需解决,朱雀不可能永远像一只金丝雀一般被圈养在鲁路修的家中。


鲁路修蹙着眉,手里的笔杆轻轻敲击着文件堆。也许,他心底最阴暗的部分渴望就这样将朱雀作为独属于自己的宝物藏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但是,现实与理智不允许他如此行事。


当朱雀康复到足以踏出他的房间之时,他又该如何应对呢?鲁路修暂时找不到答案。他只是知道,除了这里,朱雀没有其他的归处。


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鲁路修的视线落在眼前的屏幕上街头采访的画面,同时“尤菲米亚”的字眼飘荡入黑发少年的耳中。


嘴角的笑意蓦然消失,鲁路修不假思索地关上了电视。在重归寂静的房间中,许久后才响起一声沉重的叹息。


*


客厅的电视正播放着午后的剧集,明明灭灭的画面前,轮椅中的少女逐渐低垂下脑袋。朱雀注视着娜娜莉的睡颜,嘴角泄出一缕温柔的笑意。他起身去房里拿了一条薄毯,小心翼翼地为少女盖上。


拾起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朱雀调低了电视的音量,本想就这样离开,手指却又不自觉触向了调转频道的按键。


现在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


朱雀很惊讶自己竟然对外面的世界还留有一丝好奇。被鲁路修带回的这些天来,他一直躲藏在这个鲁路修为他营造的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朱雀也有察觉,鲁路修有意识地让他避开外部的信息。对朱雀而言,这也落得轻松,从一开始他便向从这个Zero创造的世界中逃离。


所以事到如今,他为什么又会在意外面的世界呢?


在思考出答案之前,朱雀已经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键,顿时将他从虚构的电视剧中拉入了现实之中。


新宿的废墟——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又陌生。在朱雀的印象中,那个充斥着悲伤与痛苦的地方,现在则被充满了希望的笑容所染。被清理过后的残垣断壁之上,立起了一座座脚手架,租界外属于日本人的街道迎来了它的重生。


工地现场,Zero巨大的画像刺得朱雀双眼生疼,让他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心脏在胸口剧烈地跳动着,朱雀张大嘴吸食着充斥在周围的空气,却依旧感到无法呼吸。Zero是是解放了日本的英雄,是日本的英雄。外面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诉说着这个信息,这也是朱雀一直以来想要逃避的事实。


所以在他的面前有两个选择,将自己尘封在鲁路修为他创造的小世界中,或者踏出一步去寻找自己接下来活着的意义。


朱雀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女,娜娜莉在睡梦中呢喃了一下,嘴角挂着甜美的笑容。没错,就算是为了鲁路修和娜娜莉,他也得振作起来。


再次抬起头看向电视,电视画面已不再是重建的新宿,映在朱雀眼底的是一行“Zero设立专门机构,用于日本特区惨案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善后工作”的字幕。


电视上的年轻女人低低垂泪,低哑的声音似是粗石摩擦过朱雀的耳畔:“那真是太可怕了……如果不是Zero和黑色骑士团,我也会像我的丈夫那样死在杀戮皇女的枪下……”


“杀戮皇女”,朱雀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想大声喊出“不,不是这样的,尤菲不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然而他嗓音却卡在了嗓子口,只有女人的话声继续传入朱雀的耳中。


“……尤菲米娅欺骗了我们,她说着‘你是日本人,就请去死吧’,就用机枪向我们扫射过来……”


日本人……请去死吧……


猛然间,一副仿佛梦境的画面闪回在朱雀的脑中。


——不要!尤菲!快住手!


朱雀朝着那个粉色的身影奔跑而去。


察觉到朱雀的尤菲米娅回过头,就如同以往一般朝朱雀展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我必须要杀了日本人。啊,对了,朱雀你也是日本人吧?


皇女微微偏过脑袋,沾着血渍的脸庞上一派残忍的天真,大睁着的蓝眸中倒映着朱雀的身影,却又清澈得好似其中空无一物。鲜血的红色侵染了朱雀的视野,它们包裹住尤菲,与皇女沾满了血污的残破裙装交融在一起,变质成浓郁的漆黑,直至一个反射着冷光的枪口孤零零地刻印在他的眼底。


——尤菲?


不可置信、难以相信。朱雀忘记了反抗,或许说他无从反抗。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他只是睁大着双眼看着尤菲米娅的嫣然一笑。


——算了,这样就好,这就是我的赎罪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似有若无的低语回荡在他的耳畔。


——活下去。


“砰!”


枪声响起,朱雀的视野恢复清明,墨黑转回鲜红,尤菲便躺在这一片血色之中。少女好似折了翼的飞鸟,凄美又脆弱,刺目的鲜红映着惨白的肌肤,所有的色彩都似是随着血液流出了体外。


朱雀惶急地向前迈出一步,一个冰冷的物体自他的掌间跌落。他垂下眼,怔怔地看着手枪“当啷”一声撞击地面。


血色染上坠地的手枪,灼烧着朱雀眼底的艳色仿佛无法消抹的罪孽印痕。朱雀向少女探出手,探出那只方才还握着手枪的右手,颤抖的指尖犹如他此时震颤的心口。


朱雀的手指触上染血衣衫的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干得好,枢木朱雀。你手刃了下令屠杀日本人的尤菲米娅,行使了正义。”


身后之人的话语让朱雀身体中的血液凝结了。他怔怔地看着血染的少女,感受着双臂中的身躯中体温飞速地流失。


——是我杀了尤菲?是我开的枪?


“但是很抱歉,这个功绩就让我拿下吧。记住,枢木朱雀,尤菲米娅是被我处决的。被我,Zero。”


朱雀抱住脑袋,发出一声犹如困兽的痛苦悲鸣。


——他忘了,忘了自己无法饶恕的罪行。


“朱雀,你怎么了?”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娜娜莉向朱雀探出手。


在娜娜莉的手指即将碰触到他的手臂时,朱雀猛地向后退去,拒绝了少女传递而来的关怀。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想要忘却罪孽,沉溺在幸福中的自己是不可饶恕的!


学生会馆的温馨鞭笞着朱雀的灵魂,仿佛只要在多呆一秒便会让他窒息。


无视了少女近似哀求的呼唤声中,朱雀夺门而出。


*


手机的震动声令鲁路修的笔尖微顿,他拿起手机,屏幕上娜娜莉的名字令少年嘴角含笑。按下通话键,鲁路修将手机递到耳边的一瞬,细碎的抽泣声传入他的耳中。


“娜娜莉?你怎么了?!”鲁路修急切地问道。


“哥哥……”少女惶急地在通话那头唤道,“朱雀走了!”


下一章

评论 ( 6 )
热度 ( 1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