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23)

第二十三章


在鲁路修没有立即拒绝自己的提议时,朱雀就知道他赢了。既然对方此时此刻说不出拒绝的话语,那他之后也拒绝不了。虽然说赢了这一局,但是朱雀心中却无半分胜利的喜悦。


齿痕在鲁路修的脖间留下的是永远无法抹去的标记,这样一来Zero便被掌控在手中。朱雀没有想到他给鲁路修的标记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一个象征着身心结合的印迹却是在欺骗与谎言中被建立,真是适合他们这一段不知道何为真实的感情。


他同鲁路修一样不期望这个孩子的降生,甚至不如说他不愿正视这个孩子的存在。它象征着他和鲁路修间虚假的甜蜜,是对现实的无情嘲笑。思及这个还未诞生的生命,汹涌的恨意在朱雀的胸口翻滚,啃噬着他的内心,对鲁路修的,也是对他自己的。为什么当初他会没有发现呢?明明已经察觉到了恋人的异样,却一次又一次地自欺欺人……尤菲的死是对他的愚蠢最大的惩罚,也是背负在他身上永远无法消抹的罪。


“朱雀,EU战场怎么样?”


将朱雀留下一起用餐时,鲁路修突然打破了寂静抛出一个话题,还向对面的朱雀快速地瞥去一道关切的目光。


用来回答鲁路修又是一阵沉默,朱雀不由地握紧了手中的刀叉。EU战场是他的噩梦,是一道深烙在他心头的伤疤。每当想起自己在EU战场上的所做所为,朱雀都会感到一种深深的讽刺和茫然,为什么想要阻止战争却成为了推动战争的助力,他不禁自问自己是不是走在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无意间看见鲁路修在意的神色令朱雀惊觉自己不能再默不作声,用虚假的表情作为面具掩盖自己的心绪,他微笑着敷衍地回道:“不要在餐桌上讨论战场的事情。”


“其中有军事机密无法透露吧?”


朱雀发现鲁路修为他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停下手中的刀叉低下头,鲁路修犹豫了几次,终于还是开口询问:“朱雀,你真的不觉得太快了吗?”


“但是现在的话风险太大了。”同样也放下了餐具,朱雀看向鲁路修的眼中充满了属于恋人的温柔与体贴,“你是担心学校那里吗?我知道周围人的眼光会让你很不好受,如果你想休学的话,我可以通过军方直接向理事长提出申请。”


“不用这么麻烦,米蕾会长已经知道了。”蹙起眉心拨弄了几下餐盘里的食物,半晌后鲁路修又道,“我只是觉得现在我们根本无法照顾好一个孩子,而且我也不想这么早被孩子束缚。”


“那鲁路修,等你毕业你想做什么?考上大学还是进入社会?”


“……不知道,”垂下视线,鲁路修的心情显而易见地低落了下去,“我不想继续学业,但也没意向为别人打工。”


“既然如此,建立一个家庭不也是一种选择吗?”擅自替鲁路修作出了选择,朱雀和煦的笑容之下却是一片寒冰,“和我一起。”


“朱雀……”动摇与犹疑再次浮现在鲁路修的脸上。


忘记了Zero的身份失去了目标的鲁路修比想象中的还要脆弱,利用感情操纵一个在迷惘中彷徨之人,朱雀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恶心。现在的鲁路修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而他趁虚而入扭曲着自己本该知道的鲁路修的真正意志,这样做与Zero又有什么区别?


这一切都是鲁路修咎由自取,他只是将Zero的做法回敬于对方而已,但这样真的能够掩盖自己的卑劣行径?


无论答案为何,朱雀已经不能回头了。为了成为Knight of One,为尤菲报仇,完成他们的理想,他必须完成皇帝交于自己的任务。


“鲁路修,就算是为了我,也不愿答应吗?”朱雀的微笑后,神根岛对峙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他不会祈求鲁路修的原谅,因为他们是“朋友”。

评论 ( 24 )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