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Idolmeister-14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正文


“朱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头戴面具之人缓缓说道,话音中透着势在必得。


朱雀直起背脊,五六个身穿相同黑色制服的人向他逼近。在他们的周围是一片毫无人烟的荒野——在这座人迹罕至的孤岛上,无意间流落于此的几人与随之来寻找Zero的黑色骑士团是唯一的访客。


朱雀抿起唇,攥指成拳:“区区这几个人就想阻止我吗?Zero,今天就是你的末日!”话音刚落,朱雀已如离弦之箭消失在原地,他袭至为首的黑色骑士团成员身侧,在后者反应之前抬手击中对方的手腕夺过手枪,与此同时反身一脚踹中另一个偷袭者。朱雀一刻未停地举枪射击,干脆利落的几声枪响后,周围已只剩下他一人站立。


Zero愣神了几秒,这才扯过被他掩在巨石后的少女,将枪口顶在后者的太阳穴上,冷声道:“别动,不看看谁在我的手上。”


“Zero!你究竟有多卑鄙!”朱雀的视线飞快地扫过粉发少女,愤怒地落在劫持少女的凶徒身上。他握着手枪的手微微颤抖,好似在内心争斗是否该放下武器。


“好!卡!”


在导演的一声大喝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枢木,辛苦了。刚才的动作戏很棒哟。说实话你冲到我面前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呢。”饰演黑色骑士团一员的玉城拍了拍朱雀的肩。


在朱雀与其他人夹杂着轻笑的交谈声中,尤菲米亚扭过头看向身侧脱去了面具的黑发少年:“刚才你的反应比彩排要慢了两拍,这可不像你。”


“是吗?”鲁路修低垂下眼睛,把玩手中的Zero头盔,脸颊因为长时间被头盔包裹而泛着红。


尤菲闻声轻笑起来,湛蓝的眼中透出一抹戏谑:“嗯,不过有被朱雀非人的举动惊吓到的感觉,意外的不错。”


鲁路修挑起眉,下意识地看向朱雀,低声道:“哈,不过非人是真的。”


“还是说鲁路修是沉浸在朱雀帅气的表演中了?”尤菲抬手掩住嘴,模糊了泄出口的笑声。


鲁路修的脸色变得更红。他像是被烫到一样收回视线,在粉发少女了然又裹夹着嘲弄的注视中瞪了后者一眼,道:“哼,又不是第一次看了。”


“鲁路修,尤菲!”朱雀循着尤菲的笑声走来,有些好奇地来回打量着两人犹如两极的不同神情,“你们在说什么?”


将憋屈的怒火转移到朱雀的身上,鲁路修朝天翻了翻眼睛,冷酷道:“说你还真不是人。”


“诶?!”朱雀惊讶地怔了怔,一时停下了脚步,委屈地瞅了鲁路修一眼后,转而看向粉发少女,“尤菲……”他的声音中透着眷恋和如释重负,仿佛站在这里的不是尤菲,而是剧中方才还被Zero劫持的少女。


“你现在就露出这样的表情可不行哟。”尤菲却只是笑道,“这样的表情可得留到等会儿的最终幕去。”


鲁路修轻哼了一声,嘴角勾起幸灾乐祸的笑容:“光是这样的表情完全不行吧?导演对于最终幕可是卯足了劲的,你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呜……”朱雀被黑发少年的话语打击得垮下肩。


看着朱雀的模样,鲁路修嘴角的笑意更深,故意道:“而且今天是外景,如果不顺利的话,我们就得在这里露营了。”


朱雀的脸色越发难看。


“反正最终幕的场景是山洞内,无论早晚都能拍摄呢。”温柔地笑着,尤菲轻合起手掌,残酷地说出看似单纯的话语。


鲁路修点点头,雪上加霜地附和道:“是啊,反正我们还有晚上的场景要拍。朱雀,你就不用有太多心理负担了。”


朱雀随着两人的话语身姿愈发佝偻,他崩溃地摇了摇脑袋,几乎带上了哭腔:“别再说了……鲁路修……尤菲……”


*


剧组落脚的宾馆露台上,朱雀站在围栏边眺望远方。作为取景地点的小岛并不是真正的孤岛,但在深夜时分,也只剩下零星几点灯光点缀着黑暗。凉风吹拂过他的脸颊,给春末的夜带来几分寒意。朱雀探出手握住栏杆,金属和寒冷透过掌心渗透进他的身体,令少年轻吐出一口气。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朱雀猛地回过身,循声看去。鲁路修站在不远处的阴影中,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朱雀收回视线,垂下眼睛喃喃道:“我……有点睡不着。”


鲁路修轻哼了一声,缓缓走到朱雀的身侧,学着后者的模样扶上栏杆,轻笑道:“今天拍了一天的动作戏你还不累吗?果然是个怪物。”


“明天就是最终幕的拍摄了,想到明天的拍摄,我怎么都睡不着。”松开围栏,朱雀索性斜倚在其上,细细打量眼前的黑发少年,“倒是鲁路修,拍了一天的外景你不是已经累垮了吗?为什么会来这里?”


鲁路修好似能够感受到朱雀目光的分量。他微微偏过头,留给朱雀小半个侧脸和泛红的耳垂,含混地低声道:“……谁让从我房间的阳台正好可以看见你这个笨蛋呢?”


每每这种时候,朱雀都要与脑海中那些不理智的冲动做斗争,比如说再次亲吻鲁路修。他强迫自己调转开视线,仰头看向星空道:“谢谢你,不知道怎么的,想到明天我们要拍摄的最终幕,总觉得我们能够像这样站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你真是入戏太深了,”鲁路修失笑道,他双手握着栏杆身体略微后仰,深吸一口气道,“那样戏剧化的发展也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存在了。”


朱雀闻言也笑起来。“但是我觉得我渐渐能够体会剧中‘朱雀’的心情了,”他说道,视线依旧落在无垠的夜空,“如果是以前的话,我怎么都无法想象恨鲁路修是怎样的感觉,然而站在‘朱雀’的立场,再看看尤菲,我觉得我能够感受到那种仇恨和愤怒。”


鲁路修短暂地沉默了一瞬,随即侧首看向朱雀,轻吸一口气问道:“你最近对尤菲的态度有些奇怪,也与这有关吗?”


“有吗?”朱雀挠了挠脸颊,茫然地反问。


鲁路修挑起眼角看向朱雀:“有,就好像尤菲会马上消失一样。”


朱雀露出思索的神色,眼神变得有些黯然:“那可能是有点吧。一想到剧中尤菲的结局,又想到拍摄马上就结束了,我就忍不住有点伤感。”


“是吗……”鲁路修收回视线,幽深的紫眸中不知在流转什么思绪。


朱雀只是低声继续道:“更伤感的是,剧中的‘朱雀’和朱利亚斯明明有这么多可以互相理解的机会,他们却一再错过,最终走上了一条无法挽回的道路。”他低垂下脑袋,凝视着自己搁在栏杆上的手臂,“我觉得‘朱雀’的仇恨和愤怒并不仅仅是针对朱利亚斯,还有对没能阻止这一切的无力的自己……”


“朱雀……”鲁路修的低声呼唤消散在夜风中。


朱雀应声扭过头,胸口仿佛有一颗种子冲破尘封的泥土,让他忍不住在星空下缓缓开口道:“鲁路修,不觉得今晚的月色很美吗?”


鲁路修发出一声好似被噎住的低吟,就连夜色也没能完全遮掩他涨红的脸蛋:“……你、突然说的什么啊!”


被鲁路修的反应逗得几乎笑出声来,朱雀吐出一口气:“或许就因为看着剧中的那两人,我才会更为珍惜现在与鲁路修在一起的时光。”


下一章

评论 ( 7 )
热度 ( 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