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4

前文:【1】   【2】   【3】


>>正文


4


大和号专属于Zero的办公室中,鲁路修吐出一口气向后倚靠在椅背上,抬起手捏了捏鼻梁,在他的面前,静静躺着的一张诊断书,严重的营养不良和Refrain中毒的诊断结果令鲁路修额角生疼。


鲁路修疲惫地睁开眼,眼角却捕捉到一抹熟悉的绿色。


斜躺在沙发上的C.C.略微直起身,一边翻阅着手里的杂志一边问道:“你不回去打扫卫生真的好吗?”


鲁路修懒得抬眼,依旧瞪视着诊断书,冷哼一声:“闭嘴,如果不是你什么事务都不处理,也用不着我总是得避人耳目地溜到这里。”话是这样说,总是被分配去干杂务总不是个办法,鲁路修轻啧了一声,眼神又不禁瞟向了桌上的诊断书。


“但你现在也没有在处理你Zero的工作啊,”C.C.挪动了一下位置,挨着靠近鲁路修的那头沙发俯卧下,一手托腮抬眼看向黑发少年,“还在为你那个朋友在烦恼吗?”


魔女清冷的声音加剧了鲁路修心头的烦闷,飞快地瞥了眼对方,黑发少年冷冷回道:“我与朱雀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


“啊哈,这是愧疚还是自责?因为自己的过失让挚友流浪街头,身陷药瘾不可自拔。”C.C.置若罔闻地续道,审视的视线落在鲁路修的身上。


“我让你住嘴了!”鲁路修猛地推开书桌瞪视向魔女,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C.C.抬眼看向黑发少年,淡然地挑起细眉,好似在期待后者的反驳。鲁路修吞咽了一下,喉头突然收紧。他垂下眼睛避开对方的视线,艰难地低声道:“我那时没有选择……为了这个崭新的日本,为了让娜娜莉可以幸福生活的世界,就算是朱雀我也可以舍弃……”


“那么你还在痛苦什么呢?”


C.C.的话语如一柄利刃,精准地穿过铠甲的缝隙,刺入鲁路修的血肉。


鲁路修捏紧放在膝上的手,修剪圆润的指甲嵌入掌心,稍稍分散了心间的钝痛:“现在日本的战争已经告一段落,朱雀也不再是布里塔尼亚的军人了,不再是我们的敌人了。所以……”


“你想拯救他,继续你们的朋友游戏吗?”面对鲁路修投来的锐利视线,C.C.恍若未见,“既然如此放任他继续这样下去其实不是更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鲁路修戒备地反问。


“不需要我解释,你心里也明白吧?”放下了杂志,C.C.坐起身,金色的眼瞳直视着鲁路修,“让枢木朱雀继续沉浸在Refrain的幻境中,既可以让他忘记痛苦的事实,也能够保证你的身份不会暴露,而且……”


C.C.的嘴角浮现一个淡淡的笑容,好似在讥讽鲁路修的困境,又似是在嘲笑黑发少年的明知故问。


“对你而言,那样的他才是你所求的吧?”


“不是!”鲁路修霍然起身,背过身避开绿发魔女那好似能够穿透灵魂的凛然目光。他的紫眸渐渐变得迷茫,视野中映出棕发少年的笑颜,口中却只是喃喃道:“那样的朱雀……那样的朱雀才不是……”


*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门后是他熟悉的卧室,柔和的暖光自头顶的吊灯洒下,铺满整个房间。房间的里侧,占据了鲁路修床的身影闻声试图起身,然而只是略微撑起身体便又无力地倒回床上。


“别乱动,你还需要静养。”鲁路修急忙跨过房门与床边的短短距离,伸手按住对方还欲使力的肩头。


几个月的流浪生活让朱雀看起来异常消瘦,严重的营养不良与被殴打留下的伤仿佛在他找到安身之所时一齐爆发了一般,让原本身体健壮的少年只得被禁锢在床上,并用点滴来补充他无法很好地进食而缺少的营养。


鲁路修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下朱雀身上的伤口,在确定伤口没有恶化后才松了一口气。床上之人顺着黑发少年的手臂看向后者的脸庞,缺少血色的脸上绽放出温暖的笑容:“鲁路修,你回来啦。”


鲁路修怔了怔,一瞬间所有的思绪都好似消融在了这抹笑容中。他注视着眼前之人,注视着朱雀,片刻后才在嘴角强挤出一个浅笑,柔声说道:“啊,我回来了。你感觉怎样?”


“还是那样浑身使不上力。”朱雀小小地叹了口气,但嘴角又很快浮现出了笑容,只是无论是懊恼还是喜悦都没有染上那双如一潭死水般的绿眸。


“学校怎么样?”


“啊,也就那样。”鲁路修微微偏过头,避开对方好似蒙着迷雾的黯然双眼。


朱雀一无所觉地还在说着:“你该不会又逃课去赌棋了吧?”


“怎么会。”鲁路修扯动了一下嘴角。


没错,这就是朱雀的现状。短时间内注射了大量的Refrain彻底摧毁了少年的肉体与精神,然而立即停止用药只会让对方原本就极为不安定的身心造成更大的伤害。依照过去布里塔尼亚对Refrain的治疗方法,鲁路修使用了其他替代的精神类药物,慢慢解除朱雀对Refrain的依赖。然而其结果就是朱雀的意识总是在清醒与迷幻中交迭。


清醒的朱雀眼中充斥的是无法接受现实的痛苦,就仿佛灵魂依旧徘徊在血腥的屠杀现场,拒绝一切对他的温柔。


而眼前的朱雀在药物的作用下,忘记了一切痛苦的回忆,忘了尤菲、忘了战场,甚至忘了他弑父的过去。就好像那个出现在阿修福德学院中的普通高中生一般,毫无保留地对鲁路修展露微笑。只是……


“鲁路修……”


朱雀的小声呼唤将黑发少年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鲁路修在自己的脸上重新挂起虚伪的笑容假面,抬起眼轻柔地问道:“怎么……”


鲁路修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知何时,棕发少年的额角已密布起透明的汗珠。他紧闭起双眼双唇微分,惨白的下唇上留着一道深深的齿痕。朱雀的右手紧拽住胸口的衣襟,蜷起的手指将布料用力地扭在一起。指节下的胸口快速起伏着,朱雀自喉头溢出小小的呻吟,好似每一次呼吸都在带走这具身体中的生机。


——替代药物的药效过了。


鲁路修的心间一凉,几乎合身扑向床上的少年,却又怕自己的举动惊扰到对方,只是像保护伞一般虚虚笼在朱雀的身上,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鲁路修不知道Refrain加诸在朱雀身上的究竟是怎么样的痛苦,只能从临床报告中得知截断药物时会有诸如呕吐、呼吸困难、全身疼痛的不良反应。


朱雀忽然挣动起来,剧烈抽动的手臂让正在为他注射点滴的针头猛地脱出,从血管中溢出的鲜血飞溅在鲁路修的脸上。


鲁路修使出浑身的力气按住朱雀的手腕,然而后者只是略微挣扎了一下便如同断了电的玩具人偶般放弃了抵抗。


“鲁路修,放我离开这里……”


朱雀哀求如泣,低低的声音针刺一般钻入鲁路修的耳中。他的身体仍在微微颤抖着,摩挲着鲁路修指腹的皮肤出乎意料的沾染着烫人的温度。


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打湿了朱雀垂下的眼睫。“Zero创建的日本……没有我的容身之所……”棕发少年的声音忽的因哽咽而更加暗哑,“那个时候我就该死……”


突然,朱雀猛地抽搐了一下,绿眸中瞬间被恐惧所充斥,被鲁路修按住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他张大了嘴,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却好像溺水之人无论怎样呼吸,都无法汲取到半点氧气。


“朱雀?朱雀!”鲁路修慌乱地唤着身下之人的名字,却不敢松开禁锢着对方的手,只得扬声高喊,“咲世子小姐!”


“鲁路修大人?”门口响起咲世子的询问声。


略微迟疑了一瞬,鲁路修咬着牙根,注视着朱雀痛苦的模样,终于还是吐出一口气说道:“帮我把药拿来。”


“是。”


注射器刺破了朱雀颈部的皮肤,待一剂药剂慢慢注入血管,少年的双眼再度失去了感情,身体的颤抖也慢慢平缓下来。朱雀合起了眼睛,浓郁的倦色浮现在他的眼下。像是汲取热量的猫,他靠向鲁路修的手臂,倚靠着后者的胳膊蜷缩起身体。


“好了,没事了,不要再去想了,再睡一会儿好吗?”鲁路修用另一只手轻轻为朱雀拭去额角的汗珠,嘴角浮现一抹柔软的浅笑。


“嗯,鲁路修,”平静下来的朱雀似乎又忘记了痛苦,疲惫地闭上眼,却还是紧紧地依偎在鲁路修的怀中,“鲁路修的身体,好温暖……”


——既然如此放任他继续这样下去其实不是更好?


魔女的蛊惑回荡在耳边,鲁路修用力咬紧牙关,慢慢收拢怀抱着朱雀的手臂。


下一章

评论 ( 12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