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22)

第二十二章


想要出口的话语每每在舌尖斟酌半晌又被鲁路修重新吞咽回肚里,预想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怎么样无法说出口。突然告知朱雀自己怀孕的事实对方会作何感想?考虑到朱雀的性格,鲁路修在内心预演了13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如果加上那是朱雀的孩子这一点,可能性就减少到了5种。在脑海中不停盘算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概率,事实却不属于他构建的任何一种假设,因为朱雀先开口了。


“鲁路修,你的肚子怎么了?”


“我……我怀孕了。”反应过来之前,答案已经从鲁路修的嘴边溜出。他的视线紧张地流连在自己的膝上,忽然失去了与朱雀对视的勇气,但是他的双眼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意志,忍不住飞快地向朱雀的方向瞟了一眼。


然而朱雀看上去比鲁路修想象得更为淡定。


“我猜也是。”朱雀似乎轻叹了口气,让鲁路修有些松懈的神经又再次紧绷起来,“是那次之后吗?”


察觉朱雀的言语中似有不快之意,鲁路修慌忙地像替自己解释一般,“我没打算留下这孩子,只是觉得在这样做之前至少先得让你知道,既然你现在回来了……”


“不,我希望你能把孩子生下来。”突然一抹和煦的微笑取代了先前的淡然,朱雀的语气也随之转柔,仿若安抚着稍显局促的鲁路修。


“为什么?”鲁路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现在还为时过早,我们都还是学生,根本无力抚养,而且我还不想……”


朱雀温暖的手掌覆上了鲁路修的双手,给予对方无言的支持,“抱歉,我回来晚了,让你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再考虑堕胎,风险太大,我不想看见你冒险。”


“不,现在的话还不要紧,只是个小手术,我不想因为现在的犹豫而将来后悔。”感受着从朱雀身上传来的暖意,鲁路修还是坚持地摇了摇头,“别说我们现在无力抚养,我们连标记都还没做过,这个孩子真要生下来才是不幸。”


“啊,鲁路修你原来是在担心这些吗?是我疏忽了。”微微收紧了自己的手掌,朱雀意有所指地向鲁路修眨眨眼,“你忘了吗?我已经是圆桌骑士了。可以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看法,给鲁路修你标记了。”


不得不承认朱雀的温柔太有鼓惑之力,让鲁路修有些动摇起来,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做下错误的选择,“我现在做不来决定,再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


“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朱雀坐到了鲁路修的身边,亲昵地凑向对方的脖间,在恋人的耳根轻吐低语,“现在,至少让我先给你标记。”


------------------------------------------------------------------------------------------------------------------------


“枢木朱雀,今天把你召回的理由只有一个。我的儿子,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他怀孕了。”


随着皇帝的声音落下,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朱雀的脑中炸开,时间好似在那一刻静止,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朱雀失去了开口回答的能力。


“那是谁的孩子想必你最清楚不过了。”


维持着恭敬听令的动作,朱雀的身体僵硬得无法移动。正因为知道问题的答案,他才会在此时被恐慌和别的不知名的情绪所淹没。


“不用紧张,你曾经与鲁路修之间的瓜葛我无意指责,但是现在我有一个任务要交予你。”


“任务?”


“让鲁路修留下那个孩子,更好地控制Zero,引出C.C.。”


不,不能留下那个孩子。它的出现只是个错误,朱雀的内心不停向他叫嚣着。他和鲁路修之间的感情已经成为了历史,如今他对于对方只剩下浓浓的恨意。


“等一切结束后,你就能如你所愿为尤菲米亚报仇了。怎么样,枢木朱雀?”


皇帝的命令无法拒绝。要成为Knight of One,弥补过去的罪责,朱雀别无选择。如果这也是对他的惩罚,那朱雀便只能无条件地承受,只是他不知道这是否又会是下一轮罪恶的连锁,让他和鲁路修一同堕入更为黑暗的深渊。


“遵命,陛下。”朱雀作出回答,一切别无选择。

-------

脑内小剧场皇帝:作为布里~~~塔尼亚的皇帝,我要交给你一项任务——把我的孙子带回来!

朱雀(目死):我可以拒绝吗?我已经和鲁路修分手了。

皇帝:你没有拒绝的权力,我是你的上司。

朱雀(目还是死的):那我的人权呢?

皇帝:Eleven哪儿来的人权?

朱雀(目死得透透的了):…………我想辞职。

评论 ( 15 )
热度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