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3

前文:【1】   【2】


大河内废案衍生(5861、62)——R1结尾日本获胜,朱雀行尸走肉使用refrain

因为有refrain,所以打上角色服用毒品警告,能够接受的请继续——


>>正文


3


好似有一根丝线牵扯着朱雀的意识晃晃悠悠地自黑暗深渊缓缓浮起,棕发少年睁开眼睛,刺入眼中的炫目白光在下一秒又令他紧闭起眼睑。片刻后,白光变得略微柔和了一些,朱雀眨眨眼睛,吃力地撑起身体,手掌下与瓦砾地面大相径庭的柔软让少年的动作顿住了。


朱雀怔愣地环顾四周。


橙色的灯光自房顶洒下,给房中的每一处表面都添上了一层暖色。一张书桌倚墙而立,桌子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台电脑,几册书本被整齐地摞在一旁。一只还在冒热气的马克杯被遗忘在电脑前,为这一切更添生活的气息。


朱雀觉得自己认识这个地方,却怎么都想不起这究竟是何处。


稍稍用力回忆,一阵剧痛便如电钻一般刺入了他的脑中。朱雀呻吟着捂住额头,而手下的触感又让他诧异地呆愣住。额头被砸出的伤口已被绷带裹住,淡淡的消毒水气味在他的鼻尖弥漫,不,不止是额头,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已被妥善地处理。干净整洁的布料轻柔地贴着朱雀的皮肤,还散发着洗衣服和柔软剂的清香。


——是谁?究竟是谁?


朱雀突然想起了什么,轻抚着绷带的动作蓦地顿住,双眼慌乱又急切地四处搜寻起来。终于,他瞥见了床脚的一团物体——少年换下的脏衣服被皱巴巴地揉在一起,杂乱地丢弃在地板上。


脸上的神色稍霁,朱雀匆匆下床,双脚刚一落地便是一个趔趄。像是在抗议少年的贸然动作,之前被忽视的痛楚一并爆发出来,让朱雀觉得自己的每一寸肌肉都好似在隐隐作痛。扶着床,朱雀勉力又走了两步,双腿却不听使唤地跪倒在地。膝盖磕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棕发少年却仍是不管不顾地将手探向那堆散发着异味的衣服。


翻出那件被磨损得破破烂烂地外套,朱雀颤抖的手指摸索着内侧的口袋,惨白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愈加难看。


——没有?明明应该在那里的!在哪里?在哪里?


朱雀不顾一切地翻弄着那堆衣物,将每一个口袋都翻了过来,却仍旧没有找到那个皮质的小盒。


“你是在找这个吗?”


一道熟悉的男声让朱雀猛地扭过头。鲁路修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口,一双幽深的紫眸凝视着朱雀。在他的左手上,朱雀遍寻不到的小盒赫然在目。似乎是注意到了朱雀炙热的视线,鲁路修慢悠悠地在棕发少年的面前打开小盒,取出了仅剩的两管药物。


下一秒,玻璃崩裂的清脆响声回荡在房间之中。


朱雀的视线追随着玻璃容器,自鲁路修松开的指间径直坠落到地面,然后碎裂成一地的残骸,无色的药剂沾湿了地板四散着流淌开来。


“啊……啊……”朱雀的喉间鼓动着,发出了几声细碎的呻吟,双膝摩擦着地面,不顾一切地向洒出的药剂爬去。


鲁路修似乎被朱雀的举动惊吓到,小小地后退了一步才哑声质问道:“……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


黑发少年的声音中满是压抑的愤怒,朱雀却置若罔闻。忍无可忍地上前两步,鲁路修弯下腰狠狠推开朱雀,用自己的身体阻挡在朱雀和砸碎的药剂之间。


仰倒在地上,朱雀艰难地撑起身体,口中喃喃着道:“Refrain……我不能没有它……我需要……”


鲁路修一把扯起朱雀的衣襟,高声厉喝:“给我清醒点!”


朱雀的身体猛地一颤,失神的双眼这才慢慢聚焦在了眼前之人的身上。像是这才认出了来者,朱雀喃喃道:“鲁路修?你为什么要阻挠我?”


“阻挠?”鲁路修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扭曲成一个不知是嘲讽还是愤怒的难看表情,“如果我没有找到你,你可能就死在那里了!你知不知道看见你被传到网上的浑身是伤的照片时,我是什么感受?”


朱雀愣愣地看着鲁路修。橘黄色的灯光洒在黑发少年的身上,在朱雀的眼底映出一个模糊的光晕。鲁路修扬起的声音灌入他的耳中,好似在他混沌的脑海中不断回荡一般重叠在一起,令朱雀无法分辨其中的含义。逃离的本能在一瞬间占据了上风,朱雀垂下脑袋蜷缩起身体,努力想让自己远离眼前被暖光所笼罩的人影。


然而鲁路修的手指依旧紧紧攒着朱雀的衣襟。


“你现在连从我手中挣脱都做不到!”怒意忽的自鲁路修的声音中散去,只剩下一片空洞的哀伤,“拜托,朱雀,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一切都过去了……”


“……过去了?”


鲁路修似乎还在说着什么,然而朱雀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冰冷席卷了朱雀,那是尤菲的体温在他的臂弯中渐渐消散的感觉。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无法阻止伊人的躯体慢慢僵硬,留给他的只有足以将他的体温一同带走的寒意。他痛苦地捂住脑袋,视野被无尽的血色染红。那是无辜日本人在枪口下流出的鲜血,它们流淌着沾染上尤菲破损的衣裙。


——枢木朱雀,尤菲米娅是被我处决的。


“Zero!”


朱雀嘶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鲁路修错愕地松开了攥住对方的手指。朱雀恰在此时猛地推开鲁路修,在后者回过神来之前,跌跌撞撞地冲出房间。


“朱雀!”


将鲁路修抛在了身后,朱雀逃也似的穿过走廊。凭着直觉找到了通往一楼的楼梯,朱雀渐渐醒悟过来自己的所在,这里是阿修福德学园的学生会馆,也是鲁路修的家。


身体的疼痛不减,朱雀却似乎没有放慢脚步,只因他听见了鲁路修追赶的脚步。赶在黑发少年之前来到大门口,朱雀推开门的一瞬却听见另一个令他血液凝结的声音。


“朱雀?是朱雀吗?”


——娜娜莉……


“朱雀,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你这是要离开吗?听哥哥说你受了伤……”


身后温柔又带着担忧的呼唤声让朱雀怎么都无法迈出下一步。恐惧再次捕获了他的内心,让他甚至不敢转过身去看一眼轮椅上的少女。他不想让娜娜莉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他不想让对方担心,夺门而逃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然而为什么他却无法迈动一步呢?


轮椅滚动,娜娜莉的声音更靠近了一些:“朱雀,请不要再离开我们了,好吗?”


朱雀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没有勇气拒绝,更没有勇气接受。身后这个空间所透露出的家的气息冲刷过他的背脊,好似塞壬诱人的歌声,描绘着他不该希冀的温柔。


“朱雀,留下来,否则娜娜莉也会担心的。”


胸口好像被千斤大石压住一般喘不过气,朱雀一手痛苦地按在胸口,倚着门慢慢滑下。剧痛从身体一直穿过心脏,在他的每一颗细胞中涌动,朱雀蜷缩着身体,不住地颤抖,直到黑暗再次将他笼罩。


下一章

评论 ( 8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