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反逆白黑】Mirage-2

前文:【1】


大河内废案衍生(5861、62)——R1结尾日本获胜,朱雀行尸走肉使用refrain

因为有refrain,所以打上角色服用毒品警告,能够接受的请继续——


>>正文


2


新宿贫民窟——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过去。


租界与贫民窟的壁垒已被打破。大型起重机出现在新宿的各个角落,清理着战争为这片曾经繁华的地区留下的伤痕,很快他们将要在这片废墟之上建造出一个新的城市。


一个属于日本人的城市。


一个人影幽魂似的游荡过街头。脏兮兮的棕发几乎看不清原来的颜色,纠结在一起盖过他的眼睛遮掩住大半的容貌。一身单薄的衣服根本抵挡不住多少寒风,但游荡的人影却好似感觉不到冷暖一般,只是低垂着脑袋麻木地行走着。


也许他的确是一道幽魂,属于枢木朱雀的一切在日本赢得胜利的那一刻便失去了意义。棕发少年微微停下脚步,空洞的眼睛隔着长长的刘海打量眼前的故乡。


他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只是漫无目的地挪动着脚步,反正在这个日本已无他的容身之处。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生机勃勃,他的心却如死去了一般。


啊,没错,他的心随着尤菲的死,也一起死去了。


尤菲可以说就是他的理想本身,她是那么的耀眼夺目,为徘徊在暗处寻求赎罪的他指引了一道前进的方向。


然而尤菲死去了。


尤菲作为大屠杀的施令者被Zero处决了。


那样温柔善良的尤菲、说喜欢他这个罪人的尤菲、想要为日本人带去平等的尤菲、那个在死前都心心念念日本特区是否成功地尤菲,不可能下达屠杀日本人的命令。朱雀不相信,就算是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是事实。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然而就算揭晓了真相又能如何?尤菲不可能回来了,而日本也已经走上了正轨——在那个那人的引导下。


Zero——那个他曾经否认的男人,如今却成为了日本人的希望。那个施行他认为错误的手段的男人,如今却实现了他多年以来的梦想。


日本人自由了。


朱雀低垂下脑袋,重新迈动脚步,任由双腿漫无目的地将自己带往他处。他尝试过结束自己一事无成的人生,却连这也无法做到。


Zero和Zero所搭建的新日本将朱雀包围,就连每一口呼吸都能让他品尝到苦涩和无力感。找不到生存的意义,朱雀承受在永无止境的刑罚,寻找不到出路。


不,他还有唯一的解脱。朱雀的手探入口袋,冰冷的注射器像是船锚,让他的心脏一瞬间找回了自己的位置。


“喂,你这个名誉快给我动起来,侍奉布里塔尼亚人时的勤快劲上哪里去了?快!”


突如其来的怒骂让朱雀下意识地扭过头,眼前的画面隔了几秒才真正映入他木然的大脑。不远处的建筑工地上,几个男人背对着朱雀,正在踢踹着什么。透过人墙的缝隙,朱雀勉强辨认出地上有一个抱头蜷缩的身影。


“我已经……帮你们干了三个人的活了……让我休息一下吧……”被踢打的男人颤抖着声音哀求道。


“哈?休息?别开玩笑了!”一只鞋底应声踩上男人的侧腰,“今天的建设计划完不成,大家都不能下工,你是想要拖累大家吗?”


男人像只虾米一样弯起身体:“你们至少帮我……”


男人的话语似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更多拳打脚踢伴随着辱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


“不过是个名誉,了不起个什么劲啊?!”


“是你投靠了布里塔尼亚,这是你这个叛徒应得的报应!”


应得的报应?或许是这样,这就是出卖祖国的人应得的下场。朱雀的嘴角微微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又拖起步子准备离开。这时——


“喂,那边的那个,你看什么看?”


“看你这样子也是名誉吧?”


两声怒喝向着朱雀而来。棕发少年充耳不闻,依旧拖着步子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


“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怒喝声中,一个硬物飞砸在朱雀的脑袋上。他眼前一黑脚下踉跄,温热的液体顿时从额头溢出,糊住了他的左眼。朱雀捂住剧痛的脑袋下意识地低头看去,一块裂开的板砖在地上静静回望他。


“看看你们这些名誉,向布里塔尼亚人摇尾乞怜,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刚才还在殴打地上之人的几个男人趁着朱雀愣神的功夫围拢了上来,当先那人与同伴交换了一个讥笑的眼神,继续道,“是杀戮皇女的……”


“不准说尤菲的……”突然,来自朱雀低沉的嗓音打断了男人的话。虽然他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让男人不由得停下了话语。


另一人从朱雀的背后靠近,按住他的肩,将他猛地扯过身:“你在念叨着些什么?”


“不准说尤菲的坏话!”朱雀抬起头,愤怒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话音未落,朱雀按住男人抓住自己肩膀的手,扭身将对方摔过了肩头。


男人仰面重重摔倒在地上,他的同伴震惊了一瞬纷纷露出愤怒的表情。


“你这个……”一只拳头袭向朱雀的脸面,棕发少年用手掌接下攻击,脚下不稳地后退了小半步,鼻间泄出急促的呼吸声。


出拳的男人收回手臂,另一只拳头又裹夹着风声而来。朱雀下意识地想要避让,却忽然动弹不得。


之前被朱雀过肩摔在地上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起,从背后架住了朱雀的双臂。朱雀用力挣扎了一下,然而他早就用尽了被药物蚕食的身体中仅有的力量,男人在工地锻炼出的有力的双臂纹丝不动。


出拳者的第二击毫不留情地重重砸上朱雀的侧脸。棕发少年偏过头,视野在一瞬间变得模糊,耳边回荡着“嗡嗡”的响声。


“刚才的气势到哪里去了?啊?”


朱雀的腹部遭受一记重击,他蜷起身子。一只手却抓上了他的头发,迫使朱雀抬起脑袋。


“呜……哈啊……啊……”朱雀的口中溢出了几声模糊的呜咽,他的内脏如同错位了一般绞在一起,汹涌翻滚着,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只能发出一声声干呕。


不知什么时候,扯着朱雀发丝的手松开了,失去支撑的身体软泥似的软倒在地面。恶毒的辱骂声自他头顶泄下,男人聚拢过来,向他倾泻丑恶的负面情绪。


工作靴坚硬的鞋尖如雨点般毫不留情地落在身上各处,朱雀下意识地用双臂护住头部,将身体蜷缩起来。开始如钝刀割肉般的疼痛慢慢地麻木,朱雀只是睁着双眼,呆呆地看着不远处惊吓地不敢动弹的名誉布里塔尼亚人,自嘲地扯动了下嘴角。


——没错,这就是他这个一事无成的背叛者的下场,活该。


“喂喂,他该不会死了吧?”


持续不断的殴打忽然停下了。


“死了可就麻烦大了。”


朱雀依旧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地上,身体仿佛已经不再属于他一般,麻木又无力。一只手划过他模糊的视野,在他的鼻下探了探。


“……呼——,还有气。”


“不能让他躺在这里。喂,那边的名誉!”


朱雀的思绪空白了几秒钟,当他又回到现实时便听见一声粗鲁的喝令。


“把他扔到那边的垃圾堆里!”


搬动朱雀的人力气不够,朱雀的身体自对方的手臂间滑脱,脑袋磕在了地上。甚至发不出痛呼,朱雀像一具真正的尸体般任由对方将自己又拖又拽地扔在一堆建筑垃圾里。冰冷的碎裂混凝土和瓦砾被压在他的身下,夺走他的体温并在他的身体上印下红痕。


“等等,你们不觉得他这张脸有点眼熟?”


“被你这样一说……”


“啊,像不像那个枢木朱雀?”


“的确,”男人说着掏出手机,将照相机镜头对准了朱雀的脸,“说不定还真是他。”


“开什么玩笑,枢木朱雀不是早就死在黑色叛乱了吗?”


“是啊,杀戮皇女的骑士也是死有应得了。”


意识再一次变得遥远起来,男人的对话含混不清地传入朱雀的耳中。在他彻底坠入黑暗之前,切听见的最后声响是连续几声清脆的快门“咔嚓”。


*


冰冷的雨滴拍打着朱雀的脸庞,将他的意识从深渊拉回现实。品尝着口中的血腥味,朱雀吃力地睁开眼睛,雨水顺着一条蜿蜒的湿痕流入他的眼睛。抬手掩住发涩的眼眸,朱雀撑起身体吐出一口气。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朱雀连忙将手伸进衣服内侧的口袋,掏出一个皮质的小盒。颤抖的双手费力地打开小盒的开关,里面一个注射器和几个玻璃管躺在缓冲海绵之中。见玻璃容器没有碎裂,朱雀裂开嘴扯出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迫不及待地将其中一管药物装到注射器上,挽起袖管,对准了臂弯处的静脉。


注射器的扳机被扣下,玻璃管中的液体一贯而入。随着药物在静脉中扩散,疼痛逐渐从朱雀的身体中离去,取而代之的是飘然的欢欣。视野中迸发出一片温暖的光华,朱雀微微勾起了嘴角。


Refrain——重温旧梦,只有在这时朱雀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他可以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尤菲还活着的过去,回到那个日本被占领前在枢木神社的那个夏天……


失去焦距的绿眸望着虚无的前方,耀眼的光芒蒸腾了阴沉的雨幕。在明亮的柔光中,一个黑发少年向他走来。


“鲁路修……”朱雀微笑着轻吐出对方的名字,“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不及了……”


下一章

评论 ( 10 )
热度 ( 1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