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9)

Ninth Step


如今半岁大的三只狗已经不太能称之为小狗,他们在鲁路修的精心照料下渐显威风,可是在主人的眼里他们还是与初进家门时一样可爱,每每见到他们打闹在一起的模样,鲁路修就会体会到那熟悉的羽毛挠心般的悸动感。


而这也是小狗总有着用不完的力气的时候。


虽然有了上次的教训小弟再也不敢胡吃海喝了,却半分未减他旺盛的精力。有一次鲁路修外出归来,迎接他的是被白色淹没的房间,地板上散落着碎纸屑和羽毛,惨遭分尸的靠垫残骸则凄惨地躺在旁边。而做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在主人回来的时候,没有像以前那样欢快地摇着尾巴扑过去,只有二哥一如既往地叼着主人的拖鞋迎了过去。


鲁路修刚接过拖鞋,二哥就“呜呜”地趴在地上,耷拉着耳朵一副任惩罚的模样。伸手揉了揉眼前毛茸茸的脑袋,鲁路修当然没有责罚主动认罪的二哥,闯祸的怎么想也不是一向乖巧的二哥。迈步打算去搜寻不知躲在了何处的小弟,鲁路修却感到脚下一滞,低头看见二哥正蹭着他的脚边扒拉着自己的裤腿,一边发出呜咽声一边哀求地看着主人。


弯腰又在二哥的头顶安抚地摸了一把,鲁路修温言道:“放心,我不会揍他的。”二哥这才松开爪子,亦步亦趋地跟随在主人的身后。


小弟果不其然又躲在了沙发的缝隙里,但是无奈个头渐长,不论他怎么蜷缩起身子,还是有半个脑袋暴露在外。发现了鲁路修的接近,小弟又徒劳地往里缩了缩,却被大哥咬着尾巴用力往外拖。


小弟哀叫一声,抵不住大哥的蛮力从沙发角落里退了出来,收起自己被粗鲁对待的尾巴,期期艾艾地在鲁路修面前垂下脑袋。


见着小弟这可怜兮兮的样子,鲁路修的语气根本严厉不起来,他象征性地刮了刮小弟的鼻子,宠溺多于教训地说道:“下次可不准这样了。”


“汪!”干脆地应了一声,虽然小弟仍旧端坐在地上,但快速摆动着的尾巴出卖了他的心情。


----------------------------------------------------------------------------------------------------------------------------


在寒冷的冬夜里被三只毛茸茸热乎乎的动物包围着,鲁路修尽情享受这份温暖。


本来还算宽大的床全因为三只已经半大的幼犬挤了个满满当当,但是从小养成了上床睡觉的朱雀们怎么也不愿在晚上离开主人和柔软的床垫。也习惯了晚上爱犬们的体温,鲁路修觉得自己如果又回到了独自一人,恐怕会在床上辗转反侧。


只是身下这具服役了多年的床却在朱雀他们有所动作时每每发出刺耳的“嘎吱”声以示抗议。与此同时,随着三只朱雀的长大,原本为单人休憩而购买的床愈发显得捉襟见肘了。鲁路修总是担心睡在床角的大哥会不小心滚下床去,也觉得睡在他身侧的二哥一晚上一动不动的样子实在有点可怜,而原本睡在枕边的小弟开始将睡觉的地盘扩展到了他的身上,这让鲁路修已经接连几个晚上做着鬼压床的噩梦。


预见着还会继续成长的朱雀们,鲁路修开始考虑起置办一张新床的打算。


有了这个想法,鲁路修开始在脑海中罗列对新床的要求。首先要容纳成年后的三只大狗和鲁路修自己,新床必须足够大;其次,要经受得住朱雀三兄弟,尤其是小弟的折腾,新床显然还得兼顾牢固这一条。


大且牢固,这样的要求应该很容易达成。所以第二天,鲁路修就拖着恰巧上门的C.C.赶赴了家具店。


“我要一张最大而且经得起折腾的床。”


直截了当地说出要求后,鲁路修不解地打量了将古怪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的导购员。


此时,C.C.的嗤笑声又传入了鲁路修的耳中,“真不知道你是养狗还是养情人啊。”


---

好久没来撒土了,接下来就是二哥专场了~


评论 ( 4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