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7)

第十七章


行政特区日本落成典礼惨剧后


战争开始的倒计时在飞速地趋近于零,而高文中鲁路修接起的一通电话却让时间仿佛暂时静止了一般。电话中朱雀的声音是那么的平静,却似乎将惊天波澜隐藏在之下,温柔的暖意由仇恨的怒火所替代,炙热得让人感到丝丝寒意。


“鲁路修,你有恨一个人恨到想杀了他的地步吗。”


“啊,有。”


“我一直觉得不能有那种想法,如果不遵从规则的话那只是单纯的杀戮而已。但是我现在被仇恨所支配,想为了杀人而去战斗……”


尤菲的死的确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朱雀想要为了尤菲复仇,那就尽管来向他宣泄自己的愤怒吧。张开嘴,在两人间那层一碰即碎的脆弱伪装之下,鲁路修沉声说出了自己的回答:“尽管去仇恨吧。我早就决定了,没有回头的打算。”


“是为了娜娜莉吗?”


“是的。我差不多要挂了。”


“谢谢你,鲁路修。”


“不用介意,我们是朋友吧?”出口的话语在鲁路修的唇齿间留下一丝淡淡的涩意,他和朱雀的关系是如此复杂,两人之间阻隔着无数的谎言和隐瞒,他们自认为的深情和真意全是建立在虚假之上的海市蜃楼,而剥除掉这一切,似乎只剩下七年前的友情才是真实。


朱雀没有否认,“嗯,从七年前开始就一直是。”


“啊,是的。再见。”


切断电话的一刻正是倒计时归零之时,在轰鸣的巨响声中,布里塔尼亚的军队所处之地已经土崩瓦解,堕入了早就用Geass布置完的陷阱。


战争已经打响,在行政特区日本的惨剧之后,这一场战争又会夺取多少人命呢?鲁路修不知道,也不想去计算,只是透过暴走的Geass的眼睛看着眼前杀戮的世界,“朱雀,我的手早已沾染了血腥,如果就算这样你也要朝我而来的话,那我就会盛大地欢迎你——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声不止于高文的驾驶仓内,曾有过的对于他与朱雀未来的期盼破碎后化作了对鲁路修的天真的讽刺与讥笑,胸口的生疼不知是因为大笑还是因为现实的恶意。鲁路修越是觉得悲哀,却越停不下这不像是自己发出的疯狂大笑。


——说不定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期盼着,一切的破坏与一切的创造,没错,创造之前需要破坏,如果为此感情成为了阻碍的话,那就舍弃它吧。


------------------------------------------------------------------------------------------------------------------------


神根岛


枪声响起,Zero的面具应声崩裂。


从面具的缝隙中溢出的熟悉气味让朱雀就算在脑内做过无数遍的预演,还是不由地陷入了恐惧,仿佛噩梦成真一般。


——不,这不是真的。


可是当面具后的面容彻底展露在朱雀的眼前,再多的否认也无法改变他一直不愿面对的这个事实。


Zero是鲁路修。是那个他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鲁路修。如果说尤菲是那道为他指引前进方向的光,那么鲁路修就是朱雀在深陷黑暗之时也能前行的希望。


曾经鲁路修象征着朱雀记忆中所有的美好,就算在再苦痛的日子里,只要心中还怀有那份美好的感情,他就不会迷失自己,屈服于残酷的现实;甚至在重逢之后,也是鲁路修为他带来了更多的美好,而如今……


而如今光芒已经暗去,希望化作了绝望,曾经的美好只剩下一具空壳——朱雀所珍惜的一切都被谎言腐蚀,蓦然回首他已经一无所有。


——鲁路修,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


紧握着的手枪对向他最憎恨的敌人也是他最心爱的恋人,朱雀的手不停地剧烈颤抖着,连最简单的瞄准也无法做到,但是鲁路修的每一句话都在挑战着他的底线。


——尤菲不会成为过去,而鲁路修的“理想”不会实现。


面对面举枪对峙,但最后射出的只有一发子弹——从鲁路修的枪中。


偏过头,子弹贴着他的脸颊擦过,击碎了朱雀的通讯器。子弹带出的伤痕和通讯器炸开的碎片在朱雀的脸侧留下阵阵痛楚,但却比不上他胸口的疼痛。那一份想要杀死对方的仇恨是真实的,可是他依旧无法扣下手指下的扳机。就算为了理想和大义,他果然还是做不到像鲁路修那样完全割舍掉感情。


夺去了对方的武装,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已无反抗之力的鲁路修,朱雀再次举起手枪,做下了一个冰冷的决定。


“鲁路修,我是不会祈求你的原谅的。我们,是朋友吧?”

----

原谅我用超速完结掉了R1的剧情,接下来马上就要接上楔子里最愉悦的剧情啦!

评论 ( 7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