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7)

Seventh Step

又过了一个多月,朱雀们作为四个月大的小狗长速惊人,鲁路修此时只能勉强一次抱起一只了。

与之同时见长的还有朱雀们的饭量,正在长身体的小狗们似乎总是吃不够,特别是最小的朱雀小弟肚子像是个无底洞。每一次在狼吞虎咽完盘中的事物,叼着食盆走到鲁路修面前继续讨食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固定项目。

虽然有些担心吃得太多会不会对小狗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但是小狗们对他特意为其准备的饭食显而易见的喜爱和朱雀小弟那渴求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每每都让鲁路修败下阵来,心甘情愿地为他再添上一勺。

为了表示自己一视同仁,鲁路修自然不会忘了更加乖巧的大哥和二哥,在他们把盘子舔得一干二净之后殷勤地询问他们要不要再添上一勺。往往那时大哥和二哥会巴巴地注视着小弟碗里的吃食犹豫片刻,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那一天,鲁路修刚把锅放上桌给小弟又加了一点餐,他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无奈地从桌边离开,鲁路修接起电话,话筒对面传来的C.C.的声音让他有些不耐,“C.C.,这时候打电话来做什么?我正给朱雀他们吃午饭呢。”

“我就是来提醒你,不要光顾着你的那几只小狗,忘了交稿的死线。”

“这种事不劳烦你操心,你以为我是谁?”鲁路修冷哼一声,随手挂上了电话。

回头想去看看三只朱雀是不是已经吃完了,鲁路修就既惊讶又好笑地发现小弟居然扒在了放着剩余食物的锅子边,半个身子已经埋进了敞开的锅口,只留着屁股在外头随着他的动作一拱一拱的。

旁边的二哥正有些着急地看着小弟那高难度动作,从喉间发出“呜噜噜”的声响;而大哥则用一脸“别那么贪吃”的严肃表情绕到了小弟背后,在对方的屁股上教训似的踹了一脚。谁知这一脚下去,小弟失去了平衡,整个脑袋栽进了锅里,把本来半斜着的锅子彻底弄翻,倒扣在了自己的身上。

连忙上前想将小弟从翻到的锅子中解救出来,但掀开锅后的情景让鲁路修哭笑不得。虽然大半个身子被扣在锅子底下,卷毛上沾了不少食物的残渣,但小弟还在不顾一切地埋头苦吃,旁若无人。

无奈地将小弟从食物堆中抱开放到地上,鲁路修似怒非怒地捏了捏小弟的鼻子,“让你贪吃”


“呜……”垂头丧气地趴在地上,小弟发出难受的呜咽声,两只耳朵也好不可怜地耷拉了下来。

“小弟,你怎么了?”二哥忧心忡忡地用鼻子顶了顶小弟的额头。

抬起眼睛望向二哥,小弟的眼睛里蓄起了泪水,哽咽着回答道:“哥哥……我好难受,肚子感觉怪怪的……想吐。”

“不用理他,他这是活该。”大哥踱着步子走近小弟瞅了一眼之后就冷淡地回过了头,“一看就是吃撑了,放他在那儿别管他,给他点教训,看他下次还吃那么多。”

“呜……哥哥……”这下小弟真的哭了起来,委屈又可怜地抽搭着鼻子,“不要不管我……好难受,我觉得自己快死了……”

正当小弟哭得伤心的时候,鲁路修出现了,他被小弟的模样吓了一跳,惶急地蹲下身询问:“朱雀,你怎么了?”

“主人……”小弟呜咽着伸出爪子,扒着鲁路修的衣服把脑袋埋进主人的怀里,“我好难受……”

“怎么哭了?是不舒服吗?”一边轻轻抚摸着小弟的脑袋,鲁路修一边紧张地对方的情况,而小弟闻言好似寻到了安全的港湾,抽搭得愈发厉害了。

“不哭不哭,”鲁路修温言安慰着怀里的小动物,“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不会有事的。”

临走前鲁路修还不忘嘱托另外两只小狗:“别担心,小弟不会有事的,我们很快就回来。你们两个乖乖在家等一会儿。”

“它只是吃得多了,有些消化不良。我给它开点消食的药就没事了。但是以后记住别再让它吃那么多了,小狗没有自制力,吃起东西来容易吃太多。”

听完医生的诊断,鲁路修松了口气,低头看向依旧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小弟,又捏了捏对方的鼻尖,半真半假地教训道:“听见了没有?以后不能吃那么多啦。你再这么吃下去,我就要养不起你啦。”

话音落下后,鲁路修却没有发现朱雀小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评论
热度 ( 29 )